政治论文

您的位置:主页 > 政治论文 >

新中国缘何搞计划经济

发布日期:2020-07-04 05:03浏览次数:
从1949年新中国正式成立到1956年三大改建已完成,新中国要用了短短七年时间,就创建起单一所有制的计划经济体制。执政者的意识对制度的自由选择固然最重要,但是人们不有可能凭空建构历史。原有中国经济体系的遗产,新中国为平稳经济采行的临时性政策,世界大战国际环境,以及共产党人对经济体制的了解等一系列因素,造成了市场的巩固和计划经济的扩展;几天后实施的领先于战略与农业、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建的加快,更加使得创建单一所有制的计划经济管理体制沦为大势所趋。  原有中国的经济遗产  历史是无法被斩断的,原有的经济基础对新中国建构新的经济体制具有深刻影响。原有中国的经济体系在国民党统治者末期有两个引人注目特点:一是官僚资本占到中国总资本的一半以上,且集中于现代企业和金融业,其生产经营具有垄断性;二是原有中国实施的并非权利市场经济,而是一种镇抚经济和市场经济的混合体,依赖市场存活的民营企业受到政府管制的很大影响。  由于原有经济体系的这两个特点,新中国正式成立后通过充公官僚资本之后非常成功地创建起了国营经济的主导地位,并在这一部分首度实施计划经济。原本半镇抚半市场的经济体系实际也沿袭下来,只是共产党的清廉和高度组织性使新的政权对经济的管制远比国民党时代有效地。  原有中国经济体系还有一个基本特点,即手工业和农业以个体经济居多,它们一直是数量极大但力量最强的一部分。无论在新中国正式成立初期完全恢复经济的过程中,还是在几天后经济体制转型的过程中,如何对待这一数量可观的群体是一件艰难而又简单的任务。

新中国缘何搞计划经济

但是,中共在获得全国政权之前已在这方面累积了不少经验。这一集中可观的群体自身不有可能构成完全一致的目标,这就要求了农民和手工业者基本不会回来共产党回头。  平稳和完全恢复经济的政策  新中国正式成立之初,面对着恶性通货膨胀、物资短缺、长年财政赤字等相当严重问题。稳定物价、统一财经沦为经济领域的当务之急。中共采行的一系列政策和措施在短时间内就顺利挽回了经济局面,同时也在有意无意之间构成了一条导向计划经济的路径。  为压制横行的投机活动,稳定物价,人民政府首先采行严苛措施,有效地禁令了银圆和外币投机活动。史称“银圆之战”。其中,最有震慑力的行动是1949年6月上海军管会查禁证券大楼。随后,面临投机资本改向炒粮、棉、煤的情况,人民政府通过全国范围内大规模调运这些物资,择机投入市场,使投机资本受到可怕压制。史称“米棉之战”。继此之后,1950年3月,政务院做出统一财经的要求。迅速,全国之后构建了财政收入、物资调度和现金管理的统一。这一系列有力措施不仅避免了恶性通货膨胀,平稳了物价,挽回了财政长年赤字的局面,也奠下了“以集中统一为基础的财政经济管理体制的雏形”。但同时,作为市场经济高端的资本市场被查禁,物价在相当大程度上也受到政府掌控。  当时,为不利于经济的完全恢复,政策制定者们在主观上期望利用和充分发挥市场的起到,也采行了一些措施。例如在私营商业方面,秉持国内贸易权利的政策,容许私商有一定的利润。然而,这种心愿未构建。1950年春夏之交,全国经常出现了市场不景气、私营工厂倒闭、失业激增等新的经济艰难。为此,调整工商业的工作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全面进行,主要是调整公私关系、劳资关系和经销关系,在贷款、税收、原材料供应、运输等方面采取措施,扶植私营工商业发展。  这种调整的结果是,从表面上看市场情况一时间经常出现恶化,但私营企业的资金、原料不受国家掌控,其产品销售亦受到国家的掌控,依赖国家的订货、并购、包销。在上海私营工业总产值中,加工订货和自产自销的比例变化显著,1949年分别为10%和90%,到1952年则为58.8%和41.2%。在无形之中,私营工商业早已恣意必须依赖政府才能存活,而政府也一步步地把私营企业划入了国家计划的范畴。当时显然,这是一种历史性的变革。  总结新中国初期的经济政策,从巩固政权、完全恢复经济的看作,是十分顺利的,工农业在很短时间内获得完全恢复和发展,市场物价维持基本平稳,人民生活获得提高和提升。从利用和充分发挥市场起到的看作,这些政策和措施并不合乎想超过的目的。中止资本市场、掌控生活必需品及主要原材料的供应和销售等等,国家对经济的介入和掌控不断加强,市场在要求价格、产品和原材料供需等方面的起到大大弱化。虽然市场经济的一些形式还保有着,也有一些企图繁荣市场的措施实施,但这个市场只不过已更加不原始,不可避免地丧失了生命力。与此同时,计划经济成分在大大快速增长,一系列行政介入所获得的短期效果也使得实施计划经济看上去更加具备吸引力。  世界大战国际环境的极大排挤  世界大战时代的外部环境对新中国很快踏上计划经济道路的影响有可能更加极大,也更加将来。它不仅制约着新中国的初始自由选择,也使得这种自由选择日益相同。在此后很长时间,完全看到需要更有中国瓦解计划经济体制的外部因素。  新中国正式成立后虽然采行“一边倒”的外交政策,但毛泽东等领导人期望能较慢完全恢复与西方国家的贸易往来,并抱着在旋即的将来与大多数西方国家创建起长时间外交关系的心愿。新中国最初的对外经贸政策是据此制订的。当时对外经贸工作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对外国在华企业展开登记注册,容许其之后营业,其税赋仿国内私营企业。二是秉持“管制”和“维护”分段的外贸政策,团结一致希望和的组织私商专门从事对资本主义国家的贸易。这时,私营进出口商更为活跃,其经营额大约占到全国进出口额的1/3,其中出口额大约占到全国出口额的一半,特别是在是对资本主义国家的出口方面,所占到比重较小。  但此后,由于以美国派的西方国家对新中国实施遏止和孤立无援政策,世界市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急遽弱化。朝鲜战争愈演愈烈后,新中国与西方国家的矛盾被很快固定化。不受封锁和经济制裁影响,国内的外商企业争相歇业或亏损。在中国政府宣告管制美、英在华公私资产后,到1952年,外国在华企业资产已严重不足1949年的1/3。此时,主要专门从事对资本主义国家贸易的私营进出口商也受到相当严重巩固,其经营额仅有占到全国进出口额的7.2%。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对外经济往来的对象基本局限于苏联和东欧国家。  提供外国援助以完全恢复国民经济的必须,朝鲜战争后减缓重工业和国防工业的发展,都大大减缓了中国南北计划经济的过程。一方面,要取得苏联的援助,就要与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相衔接;另一方面,中国没建设社会主义的经验,没实施现代化的经验,此时除向苏联自学外,去找将近更佳的榜样。毛泽东说道:“苏联共产党就是我们的最差的先生,我们必需向他们自学。”  意识形态因素的影响  新中国创建计划经济体制的过程中,意识形态因素的影响毫无疑问是不存在的,但毕竟人们想象的那样非常简单和必要。共产党人指出计划经济具备优越性这一信念,作为意识形态因素充分发挥的影响是渐渐强化的。  在中国,关于市场与计划谁优谁差的辩论事实上早就不存在。20世纪30年代,国内经济界就有人明确提出“权利的受干预的经济早已过时”的观点。抗战期间,国民政府指出,战时中国经济政策有误计划经济,战后要实施“有计划的权利经济发展”,将“人民的经济权利与国家的经济计划融合为一体”,还制定了打算在战后实施的内容详尽、门类齐全的经济计划。  在共产党人的观念中,计划经济比市场经济良好是毫无疑问的。但他们并没想立刻实施全面的计划经济。新中国正式成立前后,中共领导人规劝说道,“不要以为新民主主义经济不是计划经济”,但“不要意图社会主义化”,国民经济的组织性与计划性“必需严苛地容许在有可能的和适当的限度以内,并且必需是逐步地去加以构建”。  对比原有中国与新中国政策制定者们的了解,可以看见,双方都指出中国经济必须回头计划发展道路。但在国民政府的官员们显然,实施计划经济理由是中国经济落后,在经济发展一起之后仍不应实施权利经济;而在中共领导人显然,于是以因为中国经济落后,所以没在整体上实施计划经济的条件,而必需经过一个半计划半市场的过渡阶段。现在不仅无法立刻歼灭市场,还要利用它来完全恢复经济、发展生产。计划经济不能再行在国营部分实施,全面的计划经济则是将来转入社会主义之后的事情。  大规模经济建设、三大改建与  计划体制的相互促进  新中国正式成立后,经过三年左右的时间,国民经济完全恢复的任务基本已完成。此时虽然市场力量在弱化,但中国经济仍是一种混合状态,国营经济居住于领导地位,私营经济还在充分发挥着最重要起到,1952年私营工业产值占到工业总产值的30.7%,并招揽了92.27%的劳动力低收入。其后,随着积极开展大规模建设的任务托上日程,毛泽东开始考虑到从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性的问题,创建全面计划体制的过程开始加快。  1952年9月,毛泽东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明确提出:“现在就要开始用10年到15年时间基本上已完成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性,而不是10年或者以后才开始过渡性”。10月,刘少奇回国莫斯科参与苏共十九大,向斯大林说明了中国向社会主义过渡性的设想,获得其同意。1953年6月,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第一次明确提出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即:要在10年到15年或者更加多一些时间内,基本上已完成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建。  在中共领导人的思想中,构建工业化与展开社会主义改建是紧密联系、不可分割的整体,当时称作“一体两翼”。“一体”即以社会主义工化作主体。所谓“两翼”,一是对农业和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建,一是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建。丧失“两翼”,社会主义工业化将无法降落。  与此同时,在苏联的协助下,第一个五年计划在制定过程中开始实行,全国城乡很快构成参与和提供支援国家建设的热潮。在积极开展大规模经济建设时,中国自由选择了优先发展重工业的工业化道路,这是一种领先于战略。1955年3月,毛泽东在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明确提出了要在约几十年内在经济上跟上或者多达世界上最强劲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设想。  回过头来看这段历史,可以找到这样一个因果链条:在各方面基础十分脆弱、各类物资短缺的情况下,积极开展大规模经济建设并实施优先发展重工业的领先于战略,必定拒绝强化经济计划并创建全面的计划管理体制;而为了确保这一体制的成功运转,又必须提早展开所有制改建,并尽早已完成这种改建。  “跑步转入社会主义”  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提示下,国家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建相继开始。按照最初的设想,这将是一个持续十余年的过程,基本方法是由小到大,由低级到高级。从1953年初至1955年上半年,三大改建大体是按照上述设想展开的,发展较为稳定,但到了改建后期,速度之后大大减缓。  农业社会主义改建年所开始,在加快过程中也起着“领头羊”的起到。1953年大规模基本建设进行后,粮食供应立刻全面紧绷,粮食并购严重不足,粮价下潜,由此造就工资下跌、物价全面波动。为解决问题这一问题,中央于当年10月要求采行“统购统销”的办法。这一措施的实施,基本符合了工业化建设对大宗粮食的必须,确保了人民的基本生活和物价平稳,同时也意味著必需尽早把农民组织起来。在这一背景下,农业合作化的速度大大减缓。由毛泽东写出了序言和按语的《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出版发行后,全国农村立刻引发了合作化高潮。  手工业社会主义改建从1953年冬季跟上,发展较慢。非常一部分个体劳动者意识到只有组织起来才能获得政府扶植,期望仍然单干而不吃“公家饭”,有实施合作的积极性。1954年6月中共中央收到命令,把手工业者普遍地组织起来。在农业合作化和公营经济的造就下,到1955年冬,手工业合作化转入了高潮。  资本主义工商业改建是三大改建的重头戏,原本估算这将是最艰难的,但实际发展却迅速,大大远超过了中共领导人的预料。1955年下半年,上海、北京、天津等大城市开始对某些最重要行业实施仅有行业公私合营。旋即,对私营工商业的改建转入高潮。现在,人们不难理解,在国家对经济的掌控更加森严、市场渐渐丧失起到的情况下,私营工商业已很难存活,也无利可图。因此,很多资本家是抱着“丢包袱”、转变成分的心态参与公私合营的,这是张灯结彩、敲锣打鼓的一面;另一面“晚上抱头痛哭”,则体现了他们内心的不得已与对昔日时光的眷恋。  1955年年底至1956年年初,在一两个月的时间内,北京、天津、上海等各大城市陆续开会规模盛大的群众集会,宣告胜利已完成三大改建的任务,转入社会主义社会。全中国都弥漫在盛大的狂欢节般的气氛中,“跑步转入社会主义”沦为风靡一时的口号。就当时的情况看,三大改建的加快展开的原因,虽部分来自领导者的急于求成,但改建也的确受到各个阶层的拥戴,这既体现了人们对社会主义的幸福向往,也体现了大势所趋时的自发性心态。  单一公有制和全面计划  经济体制的构成  经过三大改建,中国经济成分的变化是极为显著的。在国民经济中,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这两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已居住于意味著统治者的地位。这种情况体现到国民收入的结构上,1956年同1952年比起,国营经济的比重由19.1%下降到32.2%,合作社经济由1.5%下降到53.4%,公私合营经济由0.7%下降到7.3%,个体经济由71.8%上升到7.1%,资本主义经济由6.9%上升到相接近于零,前三种经济已约92.9%。在工业总产值中,1956年同1952年比起,社会主义工业由56%下降到67.5%,国家资本主义工业由26.9%下降到32.5%,资本主义工业由17.1%上升到相似零。商品零售额中,国营商业和供销合作社商业由42.6%下降到68.3%,国家资本主义商业和由原本的小私商的组织的合作化商业由0.2%下降到27.5%,私营商业由57.2%上升到4.2%。与此相适应,各种集中统一管理经济的部门创建了一起,高度集中的计划体制覆盖面积了整个中国的经济。不仅在城市,也在农村,不仅在工业,也在农业和商业。财政体制、金融体制、投资体制、物价体制、物资供应体制、劳动人事体制和分配体制等等,莫不在计划掌控之下。1957年,中国经济的计划程度和集中于程度已超过顶峰。国家对企业发布命令的指令性指标有12项:总产值、主要产品产量、职工总数、工资总额、平均工资、劳动生产率、利润等等。国家计委统一管理、必要发布命令计划指标的产品,1953年为115种,1956年为308种。国务院各部门必要管理的工业企业已由1953年的2800多个减少到1957年的9300多个。国家统配的物资,1951年为33种,1953年为112种,1956年为342种。  总结这段历史,有人不会想要,如果新中国正式成立初期的混合经济体制能保持恒定,中国否就能避免“弯路”,较早于创建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只不过,这种假设无法正式成立。把一种过渡性体制固定化必须非常的条件,而客观环境并没获取这种机会。当人们向往于单一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美好前景时,很少有人不会为市场的衰败而忧虑,因为当时显然这是一件恐怕要再次发生的“好事”。  单一公有的全面计划经济是我国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实施的经济体制。无论今天人们如何评价其利弊,一个不容规避的事实是,正是依赖这一体制集中于了受限的财力物力,为国家创建起工业化的可行性基础,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这一经济体制的局限性以及它的相当严重缺失是在此后非常宽的一段时间里才渐渐显露出的,并渐渐被人们所了解。  作者:章百家 朱丹 来源:党史文苑 2016年11期刊登请求标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fazhan/20181222/8042069.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