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论文

您的位置:主页 > 政治论文 >

中国产业发展战略选择探析

发布日期:2020-09-02 15:13浏览次数:
中国产业发展的战略自由选择是关系到中国产业发展和经济改革倾向的根本性理论问题。目前学术界不存在两种主要的观点:一种是中国应当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另一种观点指出中国应当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笔者指出战略发展自由选择不是政府政策的结果,其最佳的途径是如何让市场中的经济主体权利理性自由选择专门从事经济活动的产业,逐利的众多经济个体单位的经济活动将内生地要求各阶段产业发展的战略自由选择。      一、对中国现阶段不应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观点的反省  林毅夫教授等明确提出的中国现阶段应当大力发展具备较为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观点在经济学界甚有影响。其主要思想是:当前中国的各种投放要素中劳动力资源是最非常丰富的,而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则比较较为匮乏。按照市场权利定价原则,匮乏程度低的资本、技术的市场价格将比劳动力价格低得多。在技术水平、产量既定的情况下,多用于劳动,较少用于资本将使企业的成本减少,利润减少,强化企业的自生存能力。一个产业的企业如果多用于劳动,较少用于资本,那么这个产业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因此中国在现阶段不应大力发展具备较为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随着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企业的能力将强化,资本日益丰盈,资本的机会成本将减少,那时,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将自动地获得发展。  表面显然,上述观点的论证较为缜密,结论也令人信服。但是笔者指出根据较为优势的原则无法发售中国目前的战略自由选择就一定要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

中国产业发展战略选择探析

要求一个企业自由选择产业技术水平的显然动力是能否盈利,而要求利润水平强弱的因素是总收益和总成本的多少。在技术水平、总收益既定的情况下,企业的理性自由选择当然是转入具备比较较为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但是,当技术条件发生变化,自由选择高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如果能造成企业的净收益减少(跃进造成的收益减少乘以由于使资本密集技术造成的成本增加),那么企业自由选择资本密集型产业就将是理性的,合乎经济效率。上述阐释也可以用特例函数回应:  π=P×Q-TC (1)  Q=AF(K,L)  (2)  TC=f(K,L,r,w)  (3)  其中,A回应技术水平,K回应资本投入量,L回应劳动投入量,r回应资本的价格——利率,w回应工资,P回应企业生产产品的价格,TC回应总成本,Q回应生产产品的产量,π回应总利润。  主张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观点:在PQ一定的情况下,将多用于L,少用K的技术A,使TC变短,从而减少π。  但是,当提升技术水平,即A→A’时,在A’条件下,将多用于资本,较少用于劳动,这时TC将下降,同时,技术水平的提升将造成产量Q下降。如果A→A’=>Δπ=ΔTR-ΔTC>0,则企业自由选择转入资本密集型行业将不利可为。  上述分析表明,企业自由选择转入什么技术水平的行业,不仅要看其经济成本,还要看取得的收益情况,即产量的减少造成总收益的减少。因此,较为优势学说单从成本角度抵达分析得出结论的中国现阶段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结论不具备充份的说服力。

中国产业发展战略选择探析

  上述分析也解释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是创建在特例条件之上的:①技术水平恒定;②产量Q恒定;③K和L可以互相替代。因此,在上述条件正式成立和资本价格r远高于劳动的价格w的情况下,企业的理性自由选择必定是转入劳动密集型产业。但实际情况是技术水平有可能发生变化,从而造成经济成本和经济收益发生变化,这时,如果净收益为于是以,则由于技术变化造成企业选资本密集型也将是理性自由选择。因此,从假设前提抵达得出结论的结论,如果假设前提离现实太远,那么得出结论的结论也将靠近现实。如果再行用靠近现实的结论去为政府决策获取参照建议,那么其后果也将是不言而喻的。  较为优势学说的另一个缺失是其政策主张:大力发展具备较为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全然从字面意义上看,一点都没拢。可是细心揣摩就不会找到,这个建议是给谁托的?谁应当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通过什么手段才能超过?这些问题都没获得确切的解释。  如果这个建议是给企业明确提出的,我们的经济学家有可能还不如我们的企业家内行,即我们的企业家远比经济学家告诉企业的较为优势确实在哪里。当然这不是说道就不必须经济学家,经济学家的经济分析原则和较为相似现实的理论结论应当为企业家所高度重视,它们具备一定的指导意义。  如果这是给政府的建议,那否意味著政府应当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政府大力发展密集型产业的根本途径又是什么呢?是政府增大优惠政策的力度还是充分发挥市场的功能呢?政府就知道需要精确告诉其较为优势之所在?笔者指出如果把政府的起到放到充分发挥市场的功能上,让市场的力量充份引领产业自由选择,充分发挥较为优势,从而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那么,我们指出产业自由选择中政府的起到就是如何强化市场化倾向的改革力度,让市场运转更加流畅。政府的深化市场倾向改革的一系列有效地措施将是获取充分发挥较为优势的基础性条件。这就是中国政府对产业发展战略的显然贡献。这个问题在后文将更进一步获得阐释。如果是这样,那么给政府的最具体的建议就是中国政府的产业发展战略将是深化市场倾向的改革,以使市场自动的分担起产业发展战略的功能,而不应当是非常简单地必要地托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  在政府通过市场力量充分发挥产业发展战略自由选择时,要防止以下误区,即政府通过市场途径将自己的战略发展思想以求实行。即如果政府指出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是最重要的发展战略,那么它将制订一系列不利于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政策措施,如谁转入劳动密集型产业,将给与税收优惠、投资津贴、优惠贷款等。

中国产业发展战略选择探析

现在风行的观点是政府通过参数调整起到于市场,间接引领企业是有效地的合乎市场经济原则的。不可否认这种调节方式与政府必要掌控企业的方式比起显然有变革并且效率高得多。但是,比如说如果作为战略发展的产业真为有市场竞争力,有市场前景和盈利能力或潜力,那么必须政府的如此“好心”吗?不要政府的介入,企业欲求经济不道德将某种程度自由选择这些行业。还有一种观点,那就是有的产业前景很好,但当前投资有可能效果不欠佳,风险过于大,因此必须政府政策加以扶植。可是,如果某一产业知道前景很欠佳,现实的情况有可能是政府和企业都很确切,同时,如果某行业知道前景很好,企业投放该行业的预期利润很高,企业是会无动于衷的。如果企业当前转入高风险的行业,不会产生业亏损,那么投资者为什么无法延期投资呢?  发展具备较为优势的产业在中国目前不一定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所持劳动密集发展观点者指出,中国的劳动力资源非常丰富,因此劳动力的价格低,因此中国的劳动力具备比较较为成本优势,应当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笔者指出这样的理论推论有误区。(1)中国劳动力相对于资本而言变得非常丰富,因而价格低,但是中国的劳动力价格低,其劳动生产率也较低,因此,总体来看,中国的劳动力并不必定具备成本优势。(2)具备较为优势意味著在其他条件恒定的情况下,多用于具备较为优势的要素不会产生较低的经济成本(或低的经济效益)。可是在其他条件变化(如技术水平变化)时,虽然多用于了机会成本低的匮乏要素(如资本),但其生产量或许不会更加多,从而具备较高的赢利机会。如果发展不具备较为优势的产业而产生更好的净收益,那么能说道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不具备经济合理性吗?那否还要等到用于资本的机会成本上升为止呢?答案认同是驳斥的。(3)较为优势学说成本是有许多前提条件的。如果这些前提条件与现实相当严重不完全一致,那么根据其理论结论得出结论的政策建议是甚有一点猜测的。较为优势理论假设技术水平、管理水平等条件恒定,根据资本和劳动的比较丰盈程度要求的资本和劳动的比较价格,得出结论的中国的较为优势产业是发展中国较低劳动成本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结论是可靠的。但是如前所说,假设条件和现实不吻合,那么理论结论就不一定能有效地对现实经济实践中展开规范分析。  从上面的分析由此可知,经济学家无法非常简单地根据抽象化的假设得出结论理论结论,然后根据理论结论班车政策药方。如果真要让较为优势发挥作用,基本的途径是让市场充份地运转一起,让执着自身经济利益的具备利益边界的企业自己自由选择,而不是政府老大它们自由选择,更加不是经济学家替换他们自由选择,经济学家和政府唯一能协助的是获取更好的科学知识辨别和信息,让企业家自己去自由选择。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