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论文

您的位置:主页 > 政治论文 >

金融海啸中我国产业集群缺陷及其对策

发布日期:2020-06-28 05:03浏览次数:

金融海啸中我国产业集群缺陷及其对策

[概要]美国次贷泡沫裂痕引起的金融海啸,使我国不少地区的产业集群遭到重创。本文分析研究了全球价值链与产业集群的关联,我国现有产业集群不存在的价值链低端化、创新能力严重不足、集群恶性竞争以及缺少价值链核心伙伴等问题,这些问题造成产业集群在面临国际金融海啸时应付能力严重不足。明确提出了我国产业集群应付金融海啸的对策。   [关键词]金融海啸;产业集群;对策      美国次贷泡沫裂痕引起的金融海啸,使我国不少地区的产业集群遭到重创,集群内企业遇上了空前的艰难,部分地区经常出现了大面积的企业倒闭、投产。此次金融海啸突显了我国现有产业集群不存在的价值链低端化、创新能力严重不足、集群内企业线性简化等问题,这些问题造成很多企业在面临国际金融海啸时应付能力严重不足。在全球金融海啸环境下,如何构建产业集群升级,逐步占有全球价值链上的高附加值环节,强化产业国际竞争力,是业界以及社会各界联合注目的热点问题。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大大前进,生产环节渐渐在全球分解成,世界价值建构体系在经常出现前所未有的横向分离出来和再行可分,这种发展的趋向使得我们对产业集群应付金融海啸问题的研究视角无法逗留在三次产业层面,而是要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紧贴。      一、全球价值链与产业集群的关联分析      全球化背景下的世界经济体系只不过“一串串珍珠”,将颗颗“珍珠”(产业集群)穿一起的条条“金线”就是全球价值链。这一比喻形象地说明了全球价值链与产业集群的关系。      (一)全球价值链理论   全球价值链的理论基础是基于国际贸易理论的国际分工,从斯密的绝对优势理论,到李嘉图的较为优势理论,再行到俄林的生产要素禀赋理论,国际分工经历了由产业间国际分工到产业内国际分工的改变。价值链概念最先由哈佛管理学院波特教授明确提出,他指出价值链是所指从产品的设计、生产、销售以后产品最后消费用于的一系列过程,还包括所有公司价值建构活动,即公司价值链。格里芳把价值链视角蔓延到一个国家甚至全球,明确提出全球商品链理论,他特别强调国家合作在全球贸易价值链构成的重要性。预示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减缓,价值链的全球配备与统合愈演愈烈。面临这一国际分工大切换的背景,全球价值链学说应运而生。全球价值链辩论产品在全球范围内,从概念设计到生产消费直到出厂或重复使用的全生命周期中所有建构价值的活动范围,还包括对产品的设计、生产、营销、分销以及对最终用户的反对与服务等。它的基本思路就是指出全球价值链有众多的“价值环节”构成,并不是每一环节都建构等量价值,建构的价值线性地产于于价值链中。全球价值链中各个价值环节在形式上虽然可以看做是一个倒数的过程,不过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随着海外分包网络和海外必要投资等的发展,这一原始的价值链实质上是被一段段分离的(段落化),在空间上一般线性地产于于全球各地。分离出来过来的各个价值片段一般都具备高度的地理核心区特征,即“大区域线性小地域核心区”。      (二)产业集群理论   对于产业集群这一世界性的经济现象,最先的研究可以追溯到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的阐述。19世纪末马歇尔对大量涉及部门的企业挤满在特定地方的“产业区”的叙述,之后韦伯在其1929年出版发行的《区位原论》一书中,从成本和收益的角度开发利用工业集聚的区位自由选择。波特从竞争经济学的角度,把产业集群定义为“在某一特定领域内互相联系的、在地理位置上集中于的公司和机构的子集,它还包括一批对竞争起最重要起到的、互相联系的产业和其他实体”。之后有所不同学者对产业集群的概念明确提出有所不同的定义。综上所述,给产业集群定义为在特定区域中,具备竞争与合作关系,且在地理上集中于,有交互关联性的企业、专业化供应商、服务供应商、金融机构、涉及产业的厂商及其他涉及机构等构成的群体。产业集群已沦为最重要的经济社会现象和产业的组织形式,需要增强专业化分工,充分发挥产业关联和协作设施效应,减少创意和交易成本,增进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和优化配备。面临全球化金融海啸和国际出售商的强劲掌控力量,产业集群的发展,不仅要挖出区域内资源,特别强调内部联系,更加要提供外部资源,侧重外部联系,建构、捕猎价值,从而构建集群的大大升级。      (三)映射全球产业价值链的产业集群   预示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减缓,作为区域经济发展载体之一的产业集群于是以经常出现新的特征——于是以较慢以有所不同方式映射全球产业价值链。地方经济重新加入到全球生产体系,往往不会根据自身的竞争优势构成一些专业化的产业集群,依赖特定商品的出口映射到全球价值链之中,夺得并稳固地区在国际劳动分工体系中的方位。映射全球价值链可使本地供应商取得转入市场的机会、提高生产能力以及构建全球利益的重新分配;使产业集群完备自身网络;使企业具备全球视野,有更加多的机会展开更加高层次的技术引进、管理自学。产业集群映射到全球价值链中虽然有自我大大增强的效果,但这一过程不是一条直线,而必须各个经济不道德体联合的持续希望才能已完成。带入全球产业网络,既给集群发展获取了更加多的机遇,也使集群面对更加白热化的挑战和竞争。在产业集群与全球价值链映射过程中,往往通过核心环节来提升自身竞争能力,进而利用此机会,向着价值电子货币更高环节伸延与拓展。面对新的全球竞争态势和国际金融海啸,产业集群内企业首先要考虑到的是如何在全球价值链中寻找合适的定位,然后沿着一条不切实际的路径大大构建产业结构和竞争力的升级,提升应付金融海啸的能力。      二、金融海啸中我国产业集群的缺失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与改革,尽管我国产业集群有了较慢的发展,但这次全球金融海啸暴露出我国产业集群的缺失:价值链低端化,集群内企业线性化,竞争优势主要源于低成本、较低价格,很少依赖技术创新,缺少区域品牌,无法构成核心竞争能力等,这些问题造成产业集群在面临国际金融海啸时应付能力严重不足。      (一)产业集群价值链低端化,面临风险时回避空间狭小   我国绝大多数产业集群是劳动密集型,主要依赖低成本优势,他们在价值链中提供价值能力也十分低落,由于利润厚,其在价格上抗风险空间十分小。在2008年世界500强劲企业中,美国企业约153家,中国企业只有35家选入。美国企业正处于产业链的高端,掌控着产品设计、原材料订购、产品零售、终端等关键环节,建构的价值占了90%。而中国企业正处于国际分工产业链的低端,以劳动密集型加工为核心的企业科学知识与技术的蔓延十分受限,由此构成的产业集群必定大而较强,不能取得较低的附加值。美国华尔街月刊曾报导,罗技公司在中国苏州生产的无线鼠标,美国零售价40美元,而中国取得工资、动力、物流等所有的收益仅有占到其中的3美元。毕竟,一方面,本地企业符合于OEM方式的接单生产,丧失了主动朝价值链高端环节伸延的动力,从而造成产品低价恶性竞争,价值构建空间更加小。在全球金融海啸的冲击下,我国不少以劳动力便宜、生产成本低、出口价格优势显著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集群皆面对着国际市场上极大的竞争压力,无法在跨国公司新的涉及产业价值链上去建构价值。另一方面,虽然我国劳动力非常丰富,但是地方产业网络没构成特有的区域品牌和核心公司品牌,绝大多数产品在国外市场贴牌销售,造成价值大量流往国外。如在美国销售的DVD大部分是中国贴牌生产的,但由于不掌控解码器核心技术,不能是合约生产,仅有能赚度日的加工费。      (二)产业集群内企业技术创新能力不强劲,无法应付金融海啸   产业集群内企业技术创新能力不强劲,大多以限于、非常简单的技术应用于居多,且仿效少于创意,导致产业集群无法应付国际金融海啸。一方面,中国集群内企业更容易产生对外部联系的过分倚赖。2007年我国技术对外依存度大约60%,对比美国技术对外依存度的25%和创新型国家标准的30%,我国还有相当大差距。产业集群内企业大力通过价值链联系参予全球的产业集群,随着资金、技术、管理经验的源源输出,本土企业经常不会构成对跨国公司的相当严重倚赖,从而造成创新能力严重不足。另外,相对于企业自身研发、设计投放的便宜费用,接续外部先进设备集群科学知识、技术的蔓延,成本更为便宜,风险更加较低,也不会造成自主创新能力缺陷。另一方面,中国产业集群技术水平比较较低,产业集群内企业和大学、研究机构的对话机制不完善,专利成果转化率较低,缺少高素质人才,使得集群区内企业的研发能力较强,无法构成有效地的产业设施。据抽样调查,珠江三角洲地区能展开自律RD的企业比例还将近40%,大多数企业没核心技术。2008年我国专利成果转化率仅有10%,导致相当严重浪费。导致大量专利成果闲置的根本原因在于研发、生产与市场僵化,研发成果无法符合市场需求。产业集群区内企业自律技术创新能力的脆弱,不仅造成集群无法应付金融海啸的冲击,而且无法在价值链的核心环节上捕猎价值。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