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论文

您的位置:主页 > 政治论文 >

继续以改革创新精神探索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

发布日期:2020-08-04 15:13浏览次数:
摘取 要: 今天,城镇化于是以以世界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规模在中国前进。以市场化改革和对外开放发展为动力,城镇化正在对中国的人口、经济、社会和文化展开全方位的结构演变。从严格控制到急剧前进,从茫然无知到积极探索,在经历了大大深化改革、希望扩大开放的艰难历程后,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渐渐明晰,并渐渐沦为共识。党的“十七大”报告认为要按照专责城乡、布局合理、节约土地、功能完善、以大带小的原则,增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以强化综合承载能力为重点,以特大城市为相结合,构成电磁辐射起到大的城市群,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 关键词: 城镇化,户籍制度改革,低收入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城乡专责,动力机制   始自30年前的改革开放,把中国带进了一个持续较慢发展的新时代。

继续以改革创新精神探索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

对于那时的许多人来说,城镇化还是一个非常陌生的概念。今天,城镇化于是以以世界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规模在中国前进。以市场化改革和对外开放发展为动力,城镇化正在对中国的人口、经济、社会和文化展开全方位的结构演变。从严格控制到急剧前进,从茫然无知到积极探索,在经历了大大深化改革、希望扩大开放的艰难历程后,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渐渐明晰,并渐渐沦为共识。党的“十七大”报告认为要按照专责城乡、布局合理、节约土地、功能完善、以大带小的原则,增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以强化综合承载能力为重点,以特大城市为相结合,构成电磁辐射起到大的城市群,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这一阐述明确提出了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的总体思路,如何使之更进一步形象化,必须之后以改革创新的精神大大探寻、非常丰富和发展。    一、改革创新推展城镇化发展    城镇化的实质意义在于乡村农业劳动力大大转入城市的非农产业部门,从而使城市人口和城市经济规模不断扩大、比重大大提升。乡村农业劳动力能否同时构建低收入空间和低收入部门的双重改变,从而使城镇化进程以求持续发展,主要各不相同能否在还乡、低收入、社会保障和子女教育等环节创建起适当的制度和体制环境。计划经济体制下构成的城乡二元拆分体制妨碍了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迁入,是导致中国城镇化发展迟缓的根本原因。大力前进城镇化进程,就必需超越城乡拆分体制,避免影响城镇化进程的制度障碍,通过体制创意创建市场经济体制下的新型城乡关系。30年来,环绕城乡关系这条主线,在多个领域前进改革创新,沦为前进城镇化的显然动力。    (一)户籍制度的改革探寻    户籍制度是我国城乡二元结构的制度基础。传统户籍制度将全国居民区分为非农业人口和农业人口两种基本类型,并以此作为城镇人口和乡村人口的主体。城乡居民在劳动就业、粮食供应、医疗、住房和社会保障等方面转入有所不同的体系,并享用有所不同的待遇。这种户籍制度的核心在于严格控制乡村人口向城镇地区的迁入,同时由于规定追加人口的户籍类型各不相同母亲,而使这种户籍制度具备独特的“世袭”特征。由此构成的“城里人”与“乡下人”的分野沦为每一个中国公民最基本的社会特征,其影响至今仍并未几乎避免。1984年,小城镇户籍制度改革首先超越坚冰。目前为止,尽管仍未构建城乡户籍制度的几乎并轨,但户籍以及把持在其上的许多差别性福利制度早已沦为历史。    (二)低收入制度改革探寻    低收入曾多次是城乡人口之间不可逾越的藩篱。从上世纪80年代转入乡镇企业的农业富余劳动力,直到今天活跃在许多大型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生产线上的产业工人,农业户籍的劳动力早已沦为我国第二产业的劳动主力。据国务院研究室已完成的《中国农民工调研报告》(2006年),全国出外农民工数量有数1.2亿;如果再加在本地乡镇企业低收入的农村劳动力,农民工总数为2亿人。多达,在第二产业中,农民工占到从业人数的将近58%,其中建筑业相似80%,加工制造业占到68%;在第三产业的杂货、零售、餐饮业中,农民工占到52%以上。虽然面前还无法立刻构建农民工的几乎移往,甚至在工资、福利、劳保等许多方面还不存在差别待遇,但不可否认的是,农民工正在沦为中国工业化、现代化进程中的最重要劳动力量。似乎,如何尽早构建农民工确实转型为城市产业工人,将是必要关系中国城镇化发展前景的最重要因素。    (三)土地制度改革探寻    作为国家基本经济制度之一的土地制度,通过对土地供给方式和数量的调控,直接影响城镇化进程。我国实施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即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城镇化进程在空间上展现出为农村土地改变为城市建设用地的过程,因此,作为供需双方的农村土地管理和城市土地管理两个方面、以及由农村土地向城市土地转化成的过程都对城镇化进程具备最重要影响。与户籍制度一样,城乡拆分的土地制度被指出是我国城乡二元制度的基础,因此沦为当前倍受诘难的制度决定。国内外众多学者明确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深化改革思路。由于各方意见分歧极大,似乎短期内还无法获得实质性的制度突破。但在实践中,各地早已思索出有许多具备代表性的改革模式。一方面,从早期的“土地换社保”到以“三集中于”推展农地改用,以及以土地使用权作价大股东的方式使农民以求共享工业化收益的探寻,虽然有些早已看清法律禁区,但来自实践中的改革探寻未曾暂停;另一方面,关于集体建设用地必要入市、城乡土地所有权制度的“二权归一”、甚至实行农地私有化等理论上的改革设想也仍然没止息。似乎,土地制度将沦为影响我国城镇化进程最关键的制度决定。

继续以改革创新精神探索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

    二、城镇化盲目发展的问题    自2001年九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批准后“十五”计划《纲要》明确提出的“要不失时机地实行城镇化战略”以来,城镇化战略首次下降为国家战略,各地争相采行各种措施减缓前进城镇化,以此前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减缓构建现代化步伐。城镇化进程获得了明显效益,城镇化水平由2000年的36.2%提升到了2007年的44.94%,年均快速增长1.25个百分点。在减缓前进城镇化的过程中,也经常出现了一些坚决国情和地方实际,意图发展、盲目发展的问题。主要展现出在:  一是贪大求快另辟蹊径求洋,不侧重夯实城镇产业基础、人为地大做“造城运动”,以及开发区设置过多过滥等问题,造成建设粗犷、浪费资源、毁坏环境等问题。  二是城市间的结构趋同问题日趋严重。横向联系脆弱,职能分工不具体。中小城市普遍存在城市人口和经济核心区程度不低、经济基础脆弱、产业结构不合理、基础设施和社会服务设施建设迟缓、城市功能不完善、城市管理脆弱、环境劣等问题,对农村移往人口招揽能力严重不足,无法充分发挥各级区域中心的起到。小城镇普遍存在规模稍小、布局集中的问题。  三是城乡和城镇之间发展不协商,城镇布局失调。有所不同规模、类型的城市和城镇地域空间形式(城镇密集地区、都市区、大城市、中小城市、小城镇等)仍未构成协商互动关系。由于行政壁垒的拆分和短期利益驱动,许多城市各行其是,盲目发展,基础设施重复建设。城市密集区内许多城市布局杂乱,用地和空间无节制地拓展;城乡布局和建设互相阻碍,交叉污染。不少城镇打破资源环境容量,盲目展开研发建设,造成对资源的浪费和对环境的严重破坏。  四是城镇化动力和调控机制仍未理顺。“政府缺位”与“市场缺位”共存,对城镇化的宏观引领和调控不做到;许多体制、政策障碍制约着城镇化的进程,市场对城镇化的基础性调节作用没能充分发挥。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府先后明确提出了“掌控大城市,多做小城镇”;“掌控大城市规模,合理发展中等城市,大力发展小城市”;“严格控制大城市规模,合理发展中等城市和小城市”等城镇发展方针,这些以规模掌控为核心的城镇发展方针对市场经济条件下城镇发展的不适应性日益突出,有所不同地区城镇化和城镇发展缺少有针对性的政策引领。为此,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一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要“大力稳健地前进城镇化,增进城镇化身体健康发展”。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