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论文

您的位置:主页 > 政治论文 >

论高科技企业战略联盟间信任关系的建立

发布日期:2021-02-22 15:13浏览次数:
[论文关键词] 高科技企业;战略联盟;资本;信任      [论文摘取 要] 信任关系作为企业间的社会资本不利于战略联盟的保持和运转。创建高科技企业联盟间信任关系提高信任水平,须要创建成员企业间自学的月与非正式机制,重新组建普遍的商业关系网络,设计联盟内部信任的评审规范,培育联合的价值观。   20世纪80年代以来战略联盟这种网络的组织形态对于消弭自身资源的短缺、的组织柔性的严重不足起着了主要起到。同时作为保持企业联盟持久性的信任机制也沦为理论界的研究热点。

论高科技企业战略联盟间信任关系的建立

不少学者根据有所不同的联盟特点明确提出有所不同的信任创建途径。笔者在融合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从社会资本角度针对高科技联盟间的信任关系创建明确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点子。     一、社会资本的涵义      20世纪70年代以来,学术界从有所不同的视角对社会资本展开大量研究,对社会资本的定义有多种阐释,较为有代表性的定义还包括社会规范观、社会资源观和摄入能力观。   科尔曼(1990)指出社会资本是社会结构的一个方面,在结构内便捷了个体的某些行动。普特南(1993)把社会资本看做对社区生产能力有影响的人们之间所包含的一系列“横向联系”,这些联系还包括公民约束网和社会准则。林南(1982)将社会资本定义为行动者在行动中提供和用于的映射在社会网络中的资源。波茨(1993)对社会资本展开了较了解的研究,将社会资本看做是个人通过他们的成员身份在网络中或者在更加明确的社会结构中提供稀缺资源的能力。   Adler Kwon(2002)指出社会资本是指社会联系结构中需要增进行动的较好的意愿,它源自的组织内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网络。除了资本的特征,它有自己的特征:第一,它是一种财产;第二,社会资本的效用必不可少社会联系的保持;第三,社会资本是无形的,使得它无法分析和测量。他们将社会资本区分为桥梁型社会资本和联系型社会资本两种形式。桥梁型社会资本侧重个体的外部网络分析,而联系型社会资本特别强调集体成员的内部联系特征。Nahapiet and Ghoshal(1998)将社会资本定义为个体或社会团体中映射的、可以利用的、实际的和潜在的资源。他们将社会资本分成关系性、结构性和理解性社会资本三种维度。关系性主要注目个人在与他人的关系网络中互相交换和提供显性和隐性科学知识,强化对他人的合作与。结构性社会资本从个人映射的社会关系结构抵达来研究个人享有的社会资本对其提供外部资源的起到。理解性指网络成员间分享的信念、规则和范式、彼此的信任与合作,这些都有力地增进了联合目标的构建。      二、高科技企业战略联盟的信任      Collis Montgomery(1995)认为,彻底来说,企业持续竞争优势最后各不相同企业对内、外部资源的统合能力。的组织所处的具备不确定性,并且所包括的资源受限,必须倚赖其他的组织获取资源来保持存活并取得竞争优势。   (一)高科技企业战略联盟的特征   战略联盟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具有联合战略利益的企业(或特定事业部门)为了超过联合享有、联合用于资源等战略目标,通过各种协议、契约而结为的优势互补、风险共计担、生产要素水平式双向或多向流动的一种牢固的网络的组织。成员企业间缺乏互相的信任就不会相当严重地妨碍联盟的顺利。战略联盟各方都要大大协商和掌控商业关系,有效地统合社会资本来提升绩效。   高科技企业战略联盟具备两个最重要特征:第一,科学知识技术性为主导。由于科学知识具备无形性的特点,享有科学知识的联盟成员必需揭发其科学知识资产的主要内容才能使联盟其他成员辨别其科学知识的价值,但是,一旦科学知识的主要内容被揭发之后,科学知识接受者就没适当再行继续执行科学知识移往的交易。第二,合作风险性较高。这造成在合作中必定不存在两种对立:一是各合作方极力维护和增加自身科学知识资产代价而期望最大化地分享和其他成员的科学知识资产;二是联盟成员充份展现出科学知识与合作成员有可能不存在的机会主义不道德之间的对立。   联盟潜在的风险越大,就越必须联盟成员之间的相互信任。约翰·库伦等指出,企业相互间的信任和允诺是战略联盟不存在的基础。Spector Jones(2004)在研究中找到信任关系不利于联盟成员间互相学习和创意,不利于显性和隐性科学知识的蔓延。   (二)高科技企业战略联盟信任的进化   Deutsch(1958) Hosmer(1995)把信任定义为个体面对一个预期的损失有可能小于预期收益的不能预料事件时所做出的非理性的自由选择不道德。Sable(1993)指出,信任就是合作各方坚信任何一方都会去利用另一方的易受攻击的弱点去提供利益。总的说来,信任的涵义包括以下三个共同之处:第一,相互信任是合作各方在面临不确认的未来时所展现出出有的彼此间的信赖。第二,信任是退出对对方的掌控约束,意味著承担风险。第三,创建在相互信任基础上的联盟反映了联盟的脆弱性。   1. 信任的分类及特征。Levicki Bunker(1995)按照信任的演变将其区分为三种类型:计算出来型信任、理解型信任、尊重型信任,随着彼此间恋情频率和关系强度的深化而向前前进。Barney Hansen(1994)根据机会主义的高低程度将信任分成低度信任、中度信任和高度信任。   信任是强化关系,保证顺利的前提(Tung Worm,2001)。一些学者将信任视作社会资本的结果(Woolcock,2001),一些学者将其视作社会资本中分享价值观的组成部分,而还有学者将其概括为两者的融合(Cote Healy,2001),它不存在于社会性相互作用之中,减少了交易,而在反复交易中获得增强。信任关系网络的创建一般来说是长年、简单和耗时的(Thorelli,1990)。   对于高科技企业战略联盟来说,信任是有边界的,正如库玛所认为的,很少有全方位的信任关系,企业对信任的方向和程度不应有所做到。信任具备经验性,即企业不会在以往必要或间接的经验基础上来自由选择可信任对象。另外,信任是可以大大增强的。   2. 战略联盟的信任增强模型。在战略联盟各成员的合作过程中,信任是一个循序渐进和大大增强的过程,笔者在学者研究的基础上明确提出了各企业之间的信任增强模型。     首先,各企业在相互了解获取信息的基础上要求与谁展开合作,将要资源投放何方,其次是在资源的实际生产运作过程及成员企业合作过程中促进理解,逐步创建信任关系。在可行性信任基础上展开大大地磨进而通达成协议共识,从而在尊重中获得信任的增强,转入下一部的合作环节,就是说信任是随着互相恋情的频率和恋情的时间减少而渐渐发展的,随着联盟企业恋情频度和强度的减少,将有可能逐步从以合约信任为基础的弱连带连结渐渐过渡到以尊重信任为基础的强劲连带连结。   影响联盟成员互相信任度的因素可分成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两大类。内部因素主要有联盟经营绩效、联盟利益分配的公平程度、联盟成员相互了解交流的次数、联盟成员特定关系型资产的投放、联盟成员的声誉;外部因素主要有行业整体信用水平、市场发育程度、管制力度。总之,信任给与的多少不应与联盟演化所处的有所不同阶段和自身具体情况相适应。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