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论文

您的位置:主页 > 政治论文 >

朝鲜朝张维对《庄子》的学习借鉴和发展

发布日期:2020-11-21 15:13浏览次数:
概要:张维是朝鲜朝汉文四大家之一,颇受中国影响,特别是在对《庄子》具有多方面的拒绝接受。张维对《庄子》的自学与糅合,并非非常简单仿效,而是融合时代背景,带入自己的解读。他以《庄子》为效法典范,以文言志,揭发时弊;在立论性解说中,利用双方对话来论证自己的观点;执着物我完全一致的境界,车站在道的高度,看来世事万物;抨击文坛沿袭仿真之风,赞成剽窃和生搬硬套,特别强调创作要出于大自然,并更进一步完备了诗论天机论,对此后《庄子》在朝鲜的传播与拒绝接受起着了不容忽视的起到。关键词:朝鲜朝;张维;《庄子》;拒绝接受;Abstract:AsoneofthefourgreatmastersofChineseLiteratureinJoseonDynasty,JangYuwasdeeplyinfluencedbyChineseculture,esp.thethoughtselaboratedinZhuangzi.Insteadofblindlyimitating,JangYuintegratedthesethoughtswithhisownunderstandingandthesocialbackground.HeexposedthesocialabusesbyarticleswiththewritingstylesinZhuangzi,proposedtocorrectonesopinionsbydebatingandpursuedastateofnature-humanharmonyofTaoism.Moreover,Jangcriticizedcopyandimitationinliterarycreation,emphasizedanaturalwritingwithoutanyreasonsandfurtherimprovedthetheoryofTianji.AllthishadplayedanimportantroleinthespreadingandacceptanceofZhuangziinKorea.Keyword:JoseonDynasty;JangYu;Zhuangzi;acceptance;张维(1587-1638年),字持国,号溪谷、默所,谥号文忠,是朝鲜朝中期汉文四大家之一。张维所处的朝鲜朝中期可以说道是《庄子》在朝鲜传播和拒绝接受的低潮期。百年之间,天下闻有阳明,而知道有朱学,异端之害极矣。1一些固守儒家正统文学观的文人视老庄为异端,指出老庄对朝鲜文坛产生了较小的负面影响。统治阶级掌控着意味著的话语权,为了稳固儒学的正统地位,掌控佛老异端思想的传播,甚至在《学令》中规定科考学子要长读书四书五经及诸史等书,科场禁令迫庄老佛经杂流百家子集等书。在这样的背景下,张维仍以《庄子》为效法典范,大力自学《庄子》,并在作品中大大阐述《庄子》,对《庄子》的传播充分发挥了最重要起到。本文主要从张维对《庄子》的自学糅合和发展两个方面来分析其对《庄子》的拒绝接受,说明了其与《庄子》之间的关联。一、对《庄子》的自学糅合张维喜读老庄之书,垫公未冠,已尽读四书二经骚选庄韩等书,是唯无读,读书必穷极为惑,滚抉其微,涵演磨碎。2要用一年求学完了《阴符经》仅有本书,并为其做到了注释。孔子既殁,而诸子之书出有焉,唯老子庄周清道德之趣。3张维以身作则,一直提倡自学《庄子》。朝鲜朝时期着名文人李植在《支离子赞后跋》中记述了张维晚年文安为支离子的缘由:溪谷翁杜门谢病,文安支离子,谋之拜报以余。4张维晚年沈痾身患,闭门谢客,并将自己的号改回支离子。支离子来源于《庄子人间世》中的人物支离上言,由此可以显现出庄子在张维心中的地位之低和其对大自然无为境界的神往。同时,张维把对庄子的膺衣转化成为文学上对《庄子》的自学糅合,他的许多作品都具有显著的对《庄子》的拒绝接受印记,许多文章的主题、故事框架、表现手法、动物形象等都禅《庄子》,甚至必要或间接地化用《庄子》语句。(一)竭尽鹓鶵之志张维和庄子都生活在恐慌的时代,相近的生活背景加剧了张维对《庄子》的了解,并通过文章竭尽心志。庄子生活的战国中期是阶级矛盾日益锐利的时期,诸侯出征,社会动荡不安。庄子心系天下,感之尤深。张维所处的朝鲜朝中期也是党争大大、统治者们争权夺利的时期。张维无比厌恨当时朝廷的黑暗贪腐,之后把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和反省无视笔端。张维的许多文章都运用了《庄子》的手法,甚至一些动物形象也必要禅、效仿《庄子》,如《鸱得腐肉鼠吓鹓鶵诗》:嗟来鹓鶵,吾将语族汝。物之荣辱,系由其所处。相彼沧浪,浊奈何。尔之生矣,于彼山区。氛浊将近,自性是都。汝若乘气而游,择地而趋,高飞兮远集,与仙灵兮为徒。彼鸱之吓,凶得诸般。今汝行乎烟火之墟,入乎垢污之宅,随燕雀而周旋,冒尘埃而进出。彼鸱视之,犹其媲美。疑汝之分其所嗜,惧汝之夺下其所欲。猜防之至,其势则然。汝实取之,彼何过焉。往者什平,来今慎旃。5张维《鸱得腐肉鼠吓鹓鶵诗》的主旨和故事情节与《庄子秋水》的《惠子相梁》十分相似,似乎在构想上受到了《庄子》的影响。《惠子相梁》中设置了三个形象:鸱是猫头鹰,比喻势力小人;腐鼠喻指宰相之位;鹓鶵比喻高尚之士。庄子以鹓鶵喻指自己,鸱喻指惠子,并运用对比手法展开嘲讽,传达对权贵的鄙弃,笔触诙谐。张维《鸱得腐肉鼠吓鹓鶵诗》中鸱腐肉鼠鹓鶵的形象皆来源于《惠子相梁》,鹓鶵出生于昆仑之阿,精于丹山之穴,驰骋乎寥廓之上,栖息于乎通神之城。青鸾朱凤兮为其俦侣,黄鹄白鹤兮是其奴仆。含元和以内差使,沐沆瀣以外泽。朝食琅轩之实,夕醉醴泉之液,6腐鼠则是虫蛆所蚀,蝇蚋所凝。番茄皮带毛,臭肠满肚。7张维议论明晰,立场具体,是与腐鼠有为,还是同鹓鶵驰骋天际,他忠诚地自由选择了后者。面临污秽的政治环境,张维不愿阿谀奉承,不愿为统治者的牢笼所困缚,而愿为做到鹓鶵。张维通过品质高尚的鹓鶵,传达了自己对崇高精神世界的执着和对理想人格的憧憬,嘲讽了鸱这种巴结权贵、为追名逐利用尽心机的人。《庄子》旷达的精神,在相当大程度上转变了张维对仕途纷争和人生待人的态度,使他以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去检视自我,由此展现一种直率豪放的风姿。(二)抒写蜗角之愤《庄子》中有些故事情节看起来荒谬,实则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谐谑的同时充满著哲理,明了诙谐,令人深思。《庄子》中的所有人物、动物都有其独有的个性和特征,人可以用破面的形象来反映,物也可以用拟人化的形象来体现。宋代李涂评论《庄子》:文字讲求元神,以其虚而虚天下之鉴,8动静之间的奇思设想、辛辣讽刺,是《庄子》的众多特征。张维文章中的抨击精神、嘲讽意味、对社会现实精神状态而深透的了解,都具有《庄子》的痕迹,如《蚁战十韵》:蠢动皆函气,玄驹亦摄生。慕羶求易足,戴粒命偏轻。有所君臣义,能无得意相争。

朝鲜朝张维对《庄子》的学习借鉴和发展

封地夺下国土,欺弱言和吞并。牛斗军声衡,鱼丽阵势斜。吹尘腾急炮,二垒芥作长城。欻尔分胜败,竟然闻质地勍。僵持同广武,激战等长平。酋触传非妄,槐安事可惊。古今风雨地,何处可罢兵。9张维的《蚁战十韵》糅合了《庄子则阳》中酋控之争的故事。酋控之争是戴晋人给惠子谈的寓言故事:蜗牛左边触角的国家叫触氏国,右边的国家叫蛮氏国。两个国家常常争夺战地盘,最后引起了战争,战况惨重,伏尸百万。庄子把触氏、蛮氏两个国家大胆滑稽为蜗牛触角上的国家,而国土不及蜗牛触角大的两个国家毕竟因为争地而宣战,想象奇特,构想玄妙。庄子用反感的滑稽构成嘲讽,以简练的语句对战争展开抨击,辛辣有力。张维《蚁战十韵》的故事结构与《庄子则阳》相近,描写了蚂蚁们为了争夺战国土而互相屠杀的故事,大虫取食小虫,疆者饱弱肉。吐啖世界内,物物残杀贼。10蚂蚁本来就似乎,然而蚁战却能有牛斗军声振,鱼丽阵势斜的阵势,文中提到了汉代刘邦的广武、晋阳之战的典故来形容蚁战的战势,接着提到了《庄子》中酋控之争的典故。最后一句古今风雨地,何处可罢兵是点睛之笔,深刻印象地透露了当时社会党派之间为蜗角之利而争斗的丑陋社会现象。张维把对现实社会的反省通过滑稽的故事表达出来,讽谕了封建制度统治者的凶狠残忍,传达了对战争的怨恨。张维的讽谕寓言充满著了《庄子》的抨击精神,通过滑稽的动物形象、荒谬的情节来体现现实,消弭悲痛。(三)积极开展孟庄之辩《庄子》中有许多文章是人物之间的解说对话形式,解说相间的描述形式是《庄子》的众多特点。在解说过程中,双方对于主题的观点并不完全一致,继而对主题展开争辩和反驳,因此与一般描述结构比起,解说形式极具辩的色彩。如《庄子秋水》中的濠梁之辩就是庄子与惠施同游濠梁之上,俯看倏鱼出游从而引起误解,然后积极开展了一场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辩论。张维对《庄子》解说立论艺术糅合颇多,如《另设孟庄立论》就是一篇孟子与庄子环绕齐物论展开立论的虚构作品。不同于普通的立论体散文,《另设孟庄立论》全文都是解说形式,这种行文结构、立论性的解说和论证观点的思维方式都反映了他对《庄子》的深度自学。《另设孟庄立论》大量提到《庄子》中的词语和典故,全文共计九段:第一段交代了孟子和庄子遇见的因由;第二段由庄子面谈孟子远来何故打开对话形式;第三段孟子以求教庄子齐物论为由,明确提出偏移万物的批评;第四段庄子把孟子的求教看做是不受教,指出孟子的求教之说道是悖论,再行顺势设问为何物之不能楚第五段孟子陈述万物参差的观点;第六段庄子就自己万物可齐的立场对孟子展开推理性反驳;第七段孟子明确提出了物之参差,物之情也的观点对庄子展开驳斥;第八段以庄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完结立论;第九段道清了作文缘由。《另设孟庄立论》以齐物论为立论主题,通过文中孟子和庄子逻辑森严的立论,来论证自己的观点。《另设孟庄立论》中孟子和庄子立论的内容,有许多是张维必要化用《庄子》文意。是故太山虽大,岂有余,秋毫虽小,不知严重不足,岂有余。何矜其大,不知严重不足,何訾其小,闻此则知小大之齐矣。彭祖之寿而有所惜,殇子之夭,亦尽天年,有所终则未足为建,尽天年则不堪称较短,闻此则闻修短之楚矣。鲵桓之渊,害其浅,鱼鳖居之,以为乐国,而人蹈之者杀;粪秽污秽,过者掩鼻,而狗彘甘之;损于尺者益于寸,弃于寒者需于热。是故以大拟小,以可方不能,则愈多争而愈乱矣。各适其宜,各任其分。则无大无小,无可无不可大道无名,荡荡冥冥,真性无体,不良少年默默地,万化之所由起,而众妙之所由出有也。11这是《另设孟庄立论》第六段庄子的立论,文中的庄子主张万物可齐,认同万物物性的有所不同,然后通过万物在根源上的一致性论证万物本一,万物可齐。尊重万物可楚是以否认万物差异性为前提的,如果万物不不存在差异,也就没齐同的适当了。物各有其物性,所以物与物是有区别的。文中用太山与秋毫的大小之别、彭殇寿命长短的差异、鲵桓鱼鳖和人居所的有所不同、人和狗彘对粪便的敌视态度的有所不同等相比较解释世间万物具备有所不同特征,千差万别。其中,太山秋毫小大之齐和彭殇寿夭修短之楚是化用《庄子齐物论》的夫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太山为小;莫寿乎殇,而彭祖为怀。虽然世间万物物性有所不同,但万物各适其宜,各任其分,即任其参差,各福其分,迎合大自然性情,内心之后再行无大小之分。最后从根源来看,万物同源,故万物一同。大道无名,荡荡冥冥,真性无体,不良少年默默地,万化之所由起,而众妙之所由出有也中,张维从实际的生命过程、生化现象抵达,在对万物起源的追溯到过程中说明了万物产生的根源和方式,即万物都源自道气,都是在道的支配下气化生万物。张维通过孟子和庄子的立论阐述齐物论,层层前进,逻辑明晰,灵活性精妙。《另设孟庄立论》从解说立论形式、修辞逻辑到思想内容,都颇受《庄子》的影响。二、对《庄子》的发展《庄子》以道为本,以大自然为旨归,主张万物与我为一,提倡大自然无为。张维不受《庄子》思想的影响,主要展现出为对《庄子》物我观的尊重,对权利自适人生境界的执着。在文学创作理论上,张维拒绝接受《庄子》大自然真为等理论,并融合时代背景,带入自己对文学创作的看法,主张文学创作是大自然真性情的展现出,赞成剽窃仿真,提倡学术权利。(一)崇尚天机之智庄子思想对韩国古典、古代文论的构成产生了大力的影响,其中朝鲜朝后期诗论天机论文学思想与文学风格的构成,与庄子哲学思想的影响具有深刻印象的联系。12与许筠同时代的张维,从大自然了解的视角,了解庄子的天机论,首创了独有的诗歌意识天机论。13天机的概念源于中国,在朝鲜朝前期起源于朝鲜,之后逐步发展沦为具备朝鲜特色的诗歌理论。张维拒绝接受《庄子》大自然真为等理论,将天机论充分发挥到可以作为的价值尺度,更进一步完备了诗论天机论。诗,天机也。鸣于声,华于色泽。浊雅俗,出乎意料大自然。声与色,可为也;天机之智,不能为也。如以声色而已矣,颠冥之徒,可以假彭泽之韵;龌蹉之夫,可以效青莲之语。肖之则雅,白鱼之则僣。

朝鲜朝张维对《庄子》的学习借鉴和发展

天何故,无其真故也。真者何?非天机之曰乎!而凡形于口吻,动于眉睫,无非诗也者。及其成章也,情境妥适,律吕谐协,垫无往而非天机之流动也。14张维论诗,最侧重的就是天机。天机最先经常出现于《庄子大宗师》:其耆意欲浅者,其天机深。陈鼓应先生录曰:天机:大自然之生机。15张维指出天机是一种不能为的妙境,是最直观的体悟。张维特别强调诗歌创作的自然性,无论是感物诗志,还是表情达意,都要出于大自然,并以此作为创作宗旨和艺术执着。张维这种出乎意料大自然不能为的天机诗论主张与《庄子》的自然观十分与众不同。文中的声即音韵,色即文辞藻饰,这些外在形式方面是可为的,而天机之智则不能为。张维称之为那些一味仿效、故意押韵和六边形辞藻的诗人为颠冥之徒龌蹉之夫。张维不仅在诗歌创作上赞成矫揉造作,在古文创作上也赞成故意雕饰藻饰,甚至将不事雕饰视作评论文章的标准:先生于文章,不事雕饰,而气力宏厚,波澜老成,蔚然成一家言。16时有兴会,辄信笔成章,不事雕饰。而一时间宗匠诸公,多称赏其美。17不事雕饰并不是几乎抛弃文辞标记,而是要运用得宜,过分故意的雕饰之后丧失了另辟蹊径,无法称作绝世佳作。我朝之文,大不如前丽。称之为名家者三,欺崖、占毕及近代崔简陋。三家短长,余于简陋集序论著之。占到毕似拟合,以其词理备耳。18比起朝鲜朝前期文以载道的儒家文学观,张维不拘泥陈腐原有规,主张华实兼具的文道观,指出文道并非矛盾,而是要同时兼具。思辨与理趣不应是相辅相成的,两者分段,均衡发展,任何一方有偏颇,都会过犹不及。所以张维在评论当朝诗文大家时,也首发售于大自然、辞理畅通之作。张维赞成故意雕饰、崇尚大自然与《庄子》的自然观一脉相承。张维特别强调文学创作的内在真实性、天然性。《庄子渔父》中有云:真者,所以受于天地,大自然不能不易也。故圣人法天贵真为,不拘于谓。庄子指出感叹无为之态的一种反映。《庄子大宗师》中有言:何谓真人?古之真人,不逆寡,不雄成,不谟士。真人即大自然无为之人,无为之后不杂讯。张维的天何故,无其真故也中的感叹天然不存在的、无法刻意追求而来的大自然无为之态,与《庄子》中的真原文完全相同。余谓诗所以言志,必道真情实境。然后方未相当可观,若无是事而强为虚语,则虽工严重不足称之为也。19诗歌之所以言志,根本原因是真情实境。肖之则雅,白鱼之则僣,张维赞成剽窃和生搬硬套,甚至把抄袭不属于作诗五戒之一。诗家所谓拟古者,均白鱼古诗十九首而作,篇什多寡虽有所不同,体裁则大略拟仿,非徒不作也。近代诗人,不录源委,凡诗五言古体,往往以拟古强名之,未尝荒谬也。20诗歌创作不应具备独创性,不能一味仿效,因为这种仿效只是形如而神近于。张维诙谐地认为中朝文坛的弊端:近代文弊,均出生于明诸家。明文未始疏于,但习之者蔑其本而窃其末,逐影寻响,鱼肉割肉,滔滔不准,不欲观诸。21朝鲜朝中期,随着前后七子文必秦汉,诗则盛唐的文学复古思潮的传播,朝鲜朝文坛也引发了文学复古的风潮。朝鲜朝文坛文非先秦两汉熟读也,诗非进天大家数不眼之也,22当时有部分朝鲜朝文人指出先秦两汉之文乃后世散文之宗,并视其为自学、效法的典范。一时间蓬勃发展了仿真之风,文章千篇一律。这里的近代文弊一语双关,清指中国明代文坛之弊,暗指朝鲜朝文坛之弊。张维指出近代文弊主要是拘泥形式、沿袭仿效。被剽窃仿真之风弥漫的文坛丧失了活力,面临这种局面,张维指出要想要使文坛重返正轨,必需杜绝抄袭剽窃,创作回归自然本真。张维指出诗歌创作是天机之流动,创作主体的艺术构想不应是大自然权利的。作诗无法只得,只得而不作的诗歌,即便情境妥适,音律人与自然,也无法称作天机之流动。

朝鲜朝张维对《庄子》的学习借鉴和发展

张维倡导学术权利,对当时儒教儒术的学术独占展开了反感抨击:中国学术多岐,有于是以习焉,有禅学焉,有丹学焉,有学程朱者,学陆氏者,门径不一。而我国则无论有识无识,挟策读书者,均称之为诵程朱,未闻有他习焉。我国则不然,龌龊约束,都无志气。但言程朱之学世所贵重,口道而貌尊之而已。不唯无所谓谓之学者,亦何尝有得于正学也。23朝鲜朝前期,性沦为当时新的伦理秩序和政治体制的依据,具备国教一样的地位。儒学的兴盛,对当时社会政治和各种社会意识层面皆有相当大影响,对文学影响最为深刻印象,甚至构成了儒教儒术的学术独占。张维指出不应普遍自学前人经典典籍,但不该被既有模式所束缚。张维这种学术上执着权利、勇于创新的观念都颇受《庄子》影响。(二)执着无极子之境张维尊重《庄子》万物与我为一的物我禅,崇尚大自然无为,执着物我完全一致的人生境界。张维需要车站在道的高度,以比较的眼光看来世事万物,以大自然坦诚的心态面临万物变迁,可见他对《庄子》的拒绝接受是低境界、高层次的拒绝接受。夫无极子之巧,视不以目,运不以手,无非不以心知,镌琢不以锥形鏧,无缋彩而文,无毛羽而女友。本乎大自然,体乎无为,运乎无气。以阴阳为器,以五行为材,行以四时,化以风雨,传翼而飞,着足而回头,根荄华鉴,羽毛鳞介,情性之通塞,窍穴之开阖,方圆长短之形,白黑玄黄之色,物物不具备,充满著乎天地者,均无极子之为也,而无极子岂自以为精。无为而莫不为,以符合天则。然后无极子乃始为公子役矣。夫得无极子为役,炼为我技,万象为我物,陶铸天地,砻篦日月,卷舒风云,砚抉山河,物物均我之为,而我岂有所为。24张维笔下的无极子是一位天下无出其右技艺高超的雕刻工匠,他以道为本,以巧技为末,视物不以目,取物不以手,思维不以心,雕刻不以锥形不具。《无极子之巧》中的人物无极子与《庄子》开篇吾丧我的故事异曲同工,无极子视不以目,运不以手,无非不以心知乃是南郭子綦吾丧我的状态。以阴阳为器,以五行为材,行以四时,化以风雨则是《庄子》中的天人合一。而无极子岂自以为精与《庄子大宗师》中的覆载天地刻雕众形而不为巧本质完全一致,比起于形,张维更加侧重神的表达,只有本乎大自然,体乎无为,运乎无气,才能做传神,其中的大自然乃是道,即本于道,而道起到于万物的方式是无为,由此将大自然无为的意旨说明了了出来。《无极子之巧》故事中有位楚公子,他最善雕刻之精,所以寻遍天下的能工巧匠,如言哪位雕刻工匠手艺超群,必以厚礼相邀。东郭先生告诉他楚公子有一位叫无极子的雕刻工匠,雕刻的作品举世无双。于是楚公子之后想要胆识下无极子的技艺,但无极子不不应解说,不应邀欲。东郭先生之后告诉他楚公子要相去甚远一切性欲杂念,静心凝神,三月后无极子之居之后可虚然而现,无为而莫不为,以符合天则,无极子之后可为楚公子所役。这里的无为而莫不为即大自然无为,张维通过对无极子之巧的叙述,传达了对丧我无我之境的执着。25张维尊重《庄子》万物与我为一的物我禅,主张人与世间万物公平,这个公平是在认同世间万物都有各自性情特质差异的基础上,执着横跨物我差异的境界。自在而鸣,群和互答,无求于人,不忤于物。纵嘈杂之可厌,亦何异夫吾人之叫呼而欢谑。盖物我之完全一致,各自安其所而乐其带内。在昔约者,闻鱼之乐,亦有先正若张、朱氏,喜驴鸣而惬心,言蝉声而睡耳。乐吾之乐,而与物同,盖默通乎至理。26《蛙鸣诗》主要描写了在仲夏之月,群蛙后代的鸣叫声十分大叫,张维被蛙鸣袭扰得坐卧难眠,于是之后去找人用各种方法驱赶蛙群。待一切完全恢复宁静,终才心愉体逸。之后有客大笑论张维此举过甚,张维听后有所启悟,之后借由《蛙鸣诗》中客之口阐述了《庄子》万物与我为一的物我关系。虽然蛙鸣扰人,但蛙鸣是自在而鸣,群和互答,无求于人,不忤于物,其本质与人们的笑声或世界上的任何其他声音没区别。盖物我之完全一致,从人和万物与青蛙和万物在宇宙中的地位来看,人和青蛙是同等的。各自安其所而乐其带内,天地中所有人、事、物都有有所不同的特征,且正是由于万物的差异性,世界才更为人与自然,万物都要迎合大自然,这样才能自福自乐。之后,张维提到了庄子的闻鱼之乐、张载和朱熹喜闻驴兜的典故来加以阐述,指出庄子可以感受到鱼之乐,张载和朱熹需要在听得驴兜中体会到大自然的人与自然之处,是因为他们物我无分,指出万物与我完全一致。由此可见张维对物我完全一致人生境界的执着。三、结语张维对《庄子》的拒绝接受不是表层直白的拒绝接受,而是低境界、多方面的拒绝接受。张维从《庄子》中吸取养料,创作的寓言通俗易懂又充满著哲思,以鹓鶵自况,竭尽心志,抨击嘲讽,体现现实。张维对《庄子》齐物思想也具有深刻印象的领悟,尊重《庄子》万物与我为一的物我禅,崇尚大自然无为,执着物我完全一致的人生境界,并吸取《庄子》中的哲学思想,将其内化作文学创作理念。在文学创作上,张维拒绝接受《庄子》真为大自然等理论,指出诗歌创作是天机之流动,创作主体的艺术构想不应是大自然权利的,特别强调文学创作的内在真实性、天然性,更进一步完备了诗论天机论。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可以显现出《庄子》对张维的深远影响。注解1[韩]李植:《泽堂先生别传》卷15《追录》,《韩国文集丛刊》(088),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526页。2[韩]朴弥:《溪谷集溪谷先生集序》,《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4页。3[韩]张维:《溪谷集》卷7《阴符经解序》,《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118页。4[韩]李植:《泽堂集》卷9《支离子赞后跋》,《韩国文集丛刊》(088),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160页。5[韩]张维:《溪谷集》卷1《鸱得腐肉鼠吓鹓鶵诗》,《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26页。6[韩]张维:《溪谷集》卷1《鸱得腐肉鼠吓鹓鶵诗》,《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26页。7[韩]张维:《溪谷集》卷1《鸱得腐肉鼠吓鹓鶵诗》,《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26页。8李凃:《文章精义》,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年,第59页。9[韩]张维:《溪谷集》卷29《蚁战十韵》,《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480页。10[韩]张维:《溪谷集》卷25《索居放言十首》,《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420页。11[韩]张维:《溪谷集》卷3《另设孟庄辩论》,《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59-60页。12任晓丽、邱峰:《朝鲜朝后期诗论天机论与庄子哲学》,《外语教学》2014年第2期,第81页。13蔡美花、郭美善:《朝鲜古代天机论的构成与发展》,《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6期,第60页。14[韩]张维:《溪谷集》卷6《石洲集续》,《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113页。15陈鼓应:《庄子今录今译》,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第171页。16[韩]张维:《溪谷集》卷6《高峰先生集序》,《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106页。17[韩]张维:《溪谷集》卷6《梧阴集序》,《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116页。18[韩]张维:《溪谷先生漫笔》卷1《我朝文章大家有三》,《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578页。19[韩]张维:《溪谷先生漫笔》卷1《诗之真情实境》,《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589页。20[韩]张维:《溪谷先生漫笔》卷1《白鱼古诗》,《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588页。21[韩]张维:《溪谷先生漫笔》卷1《近代文弊出生于明诸家》,《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578页。22[韩]赵:《龙洲遗稿玄谷集序》,《韩国文集丛刊》(090)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188页23[韩]张维:《溪谷先生漫笔》卷1《我国学风硬直》,《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1992年,第573页。24[韩]张维:《溪谷集》卷3《无极子之巧》,《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47页。25郝君峰:《朝鲜时期士大夫对庄子的受容及其寓言研究》,博士学位论文,仁荷大学,2011年,第79页。26[韩]张维:《溪谷集》卷1《蛙鸣诗》,《韩国文集丛刊》(092),釜山:民族文化前进不会,1992年,第23页。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