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论文

您的位置:主页 > 政治论文 >

中国传统行会在近代的发展演变

发布日期:2020-11-08 15:13浏览次数:
概要 行会作为在生活中充分发挥最重要功能与起到的传统工商的组织,转入近代以后由于不受西方资本主义侵略,以及中国传统经济结构渐渐发生变化的,开始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行会以往容许同业开店设广、招生学徒,划一产品规格和价格等行规,在实行过程中屡遭同业赞成,难以为继。一部分坚守成规陋俗的行会因此而衰败,另一部分行会则被动或主动地迎合展开变革,在的组织制度、结构功能等许多方面都加以调整,从而以求之后充分发挥不可忽视的最重要起到,并逐漸向新型同业的组织一一近代同业公会演进。关键词 行会 近代 演进中国传统的行会,是转入近代以前就已不存在的同业的组织。这种传统的同业的组织具备多方面的功能,曾在统合与经济运作进程中产生过较为最重要的起到。但到晚清以后,外国资本主义势力日益侵略,中国传统经济逐步崩溃,新的经济成分大大快速增长,面对着这些前所未有的变化,传统的行会的组织在许多方面显著展现出出有无法适应环境新形势必须的缺失,于是也被迫经常出现若干新的镎,到民国以后更加被新型同业的组织一一同业公会所替代。实地考察传统行会在近代所遭遇的困境及其演进,对于理解同业公会的产生与起到将不无裨益。一、传统行会在近代面对的前所未有挑战关于中国传统行会的功能与起到,外国学者较早即从和经济两个方面展开过探究。有的学者指出中国行会在政治方面的势力与影响较强,但也有学者指出行会这方面的功能较强。前者以魏复古、韦伯、梅邦等为代表,后者以哥尔、朱尼腊等人为代表。日本学者清水盛光曾详尽上述各家之说道,其结论是中国行会在政治方面的影响是软弱无力的。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由于割据一方主义而受到外延的限定版,另一方面因为国家官僚势力的不存在而受到内涵的限定版”,归根结底则是由于“都市之空气并不权利”。清水盛光还指出,“中国行会的特征是政治势力的脆弱性和其活动范围只仅限于经济生活”,换言之,行会在经济上对成员的镇抚力十分强劲”[1]。这一结论大体上是需要正式成立的,因为中国的行会显然在政治上不仅没多少权力,实质上也较较少积极开展这方面的活动。

中国传统行会在近代的发展演变

同时,中国行会在经济上对同业的容许与约束更为严苛,由此可以说道行会在经济上具备较强的势力。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事实指出,在中国工商业发展的进程中行不会确实其独有的功能与起到。尤其是到明清时期,行会已更为普及,在经济方面所产生的多重起到与影响堪称令人注目。就一般情况而言,传统行会的功能与起到,主要反映在容许招生和用于帮工的数目,容许作坊开办地点和数目,划一手产品的规格、价格和原料的分配,规定统一的工资水平等[2]。其主要目的在于避免业内和业外的竞争,确保同业利益,同时也对中国传统手工业和商业的运作具备某种规范起到。对中国传统行会的这些功能与起到,绝大多数学者的了解是较为完全一致的。也有学者特别强调,行会虽采行各种措施容许竞争,并不意味著行会内部就因此而不不存在竞争。不过,除了经济方面的功能和起到之外,中国的传统行会还具备西欧行会所不具备的某些功能。例如许多行会都十分重视联络乡谊,救济同业,办理乐善好施,特别是在是外地工商业者和商人创建的会馆、公所,堪称将其作为重要职责。因为外乡人在他乡异地无论是经商还是经营手工业,往往不会遭遇更好的艰难,必须相顾相恤。传统的中国又是一个非常重视乡土人情的国度,出外经商者经常按地域籍贯构成商帮,做事即互帮互助,行会作为工商业者的的组织也而然地分担了这方面的职责。如同苏州蜡笺纸业绚章公所创建碑文所说:“身等朱蜡硅笺纸业帮伙,类多异乡人士。或年老患病,无资医药,无所栖止;或身后棺殓无备,寄厝无地。身等同于舟之谊,或关桑梓之情,不忍心逼。……现经公议,筹资……创建绚章公所,并设义塚一处,……身等同年,轮流共计襄乐善好施。”[3]这指出中国传统行会在慈善公益方面也充分发挥了独有的功能与起到。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转入近代以后,由于不受西方资本主义侵略的影响,中国传统的经济结构开始渐渐发生变化。作为传统经济的组织的行会也面对过去所没的新处境,在许多方面或被动或主动地适当再次发生了某些变化。但关于鸦片战争后中国行会的演进,学术界的论点并不完全一致。. 一部分学者指出传统行会的功能与起到在近代已渐渐消退,尤其是资本主义机器工业的产生与发展,对行会制度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并造成其衰败。新式商入团体商会的问世,也在相当大程度上使工商各业传统行会的组织的功能与起到受到巩固,行会已呈现解体的趋向。但是,也有一部分学者指出鸦片战争后,随着对外贸易的发展、城市经济结构和功能的外向简化和资本主义化,上海、汉口、广州、天津等外贸中心城市的传统行会踏上了近代化的历程,不仅没南北衰败。忽略还在数量上呈现一个新的发展高潮,并且在性质上开始渐渐资本主义化。上述两种有所不同意见,从表面上看是互相对立的,但实质上却说明了了行会在近代同时不存在的两种历史命运。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的经济渐渐被动地卷人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一部分传统的手工业和商业,由于受到西方资本主义侵略的冲击,无法适应环境新形势的发展变化而渐渐南北衰败,这些行业的行会也难以为继。不过,鸦片战争后中国进出口贸易取得了很快发展,又经常出现了许多新兴的商业和手工出口加工行业,并在这些行业中适当产生了新的行会。同时,中国原先的一部分与进出口贸易互为联系的工商行业,在鸦片战争后不受对外贸易发展的性刺激,也取得了新的发展机遇,这些行业的行会的组织也依然起着最重要的起到,未显著经常出现衰败的现象,有些行业甚至还正式成立了新的行会。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类似于的情况,在一些通商口岸城市是比较突出的。

中国传统行会在近代的发展演变

例如上海的洋布公所、洋油杂货公所、如雷巽木商公所(洋木业)、集义公所(进口海产业)、蛋业公所、进出口业公所,汉口的西皮杂货公会、洋甚广杂货公所、猪鬃公所、混元公所(蛋业)等,都是随着这些新兴的外贸行业的产生发展而正式成立的。旧有行业在对外贸易中取得很快发展而创建行会的组织的行业,在上海有丝业会馆、茶业会馆、煤炭公所、丝绸业公所,在汉口有茶业公所、皮业公所、油业公所(桐油业)、钱业公所、商船公所等。应当留意的是,转入近代以后,无论是原先的传统行会还是新的正式成立的行会,都面对着与过去几乎有所不同的新形势,在各方面忍受着较小压力,必须展开自我矫正,大大采行新的措施,否则就很难充分发挥其起到。其主要原因,是因为行会的传统功能与起到在新的条件下已无法像过去那样获得贯彻的秉持。我们告诉,传统行会对同业的种种容许措施,还包括容许招生和用于帮工的数目,容许作坊开办地点和数目,划一手工业产品的规格、价格和原料的分配,规定统一的工资水平等,都是为了避免业内和业外的竞争,垄断市场以提供高额利润。行会对同业的这些容许,在封建社会商品经济不很繁盛的历史条件下,一般需要利用官府通告的形式以求成功继续执行,很少有违规者回应上告或是采行镇压行动。但是到了近代,封建制度经济已渐渐解体,不仅西方资本主义侵略中国,而且民族资本主义随后也产生并大大发展,商品经济沦为不能挡住的历史潮流。不仅如此,早期资本主义经济的特点之一就是自由竞争。在这种新的历史条件下,行会如果一成不变地维持传统的封闭性和排他性,在开店设厂、招生学徒、以及产品规格和价格、原料分配等方面之后用行规加以严苛容许,力图避免和阻扰竞争,不仅沦为妨碍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众多障碍,而且在实践中经常受到杯葛。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例如苏州煤炭业坤如雷公所1910年重订行规,拒绝“凡各店销售,秆均由公所较定,不准十五两不作一斤为公秆,发给各店”用于;售价“由公所集议”,各店“照单出售,不许高抬,并不得孙家”;进口商也“由公所发给盖戳起货票,方准起驳”。如有违例者,“公所即发知单。座谈同人召开,酌量议罚,以戒不谨之风”[4]。但是,这种沿用传统容许同业的旧式行规,未获得该地170余户同业的完全一致拒绝接受,迁延约4个月之久也未予通过。最后,坤震公所被迫对其不作了根本性改动,有关统一用于公秆和管理进口商的规定被移除,统一售价的规定也改为得较前断裂”[5]。与此相近,苏州靴鞋业履源公所草章中有关“公所会议定价,不得自行强弱”的行规,在重订章程中也被删掉[6]。在近代,工商户突破行规的容许与约束,向行规挑战的事例也屡屡有再次发生。1909年苏州肉业敬业公所为容许新店开办,独占店行交易,在原有方式无法掌控的情况下,又与猪业公所议定了一个“联盟信约”,企图截断新的另设店铺的货源。尽管如此,公所也依然无法贯彻掌控新的店铺的开办。就在敬业公所与猪业公所的盟约议定旋即,即有张氏、任氏两家新店“违规”开业。猜业公所恼羞成怒,多方制止,张氏和任氏对公所的压力坚决不从,以后双方对簿公堂,最后公所也没能阻止张氏、任氏开店。特别是在令其公所业董十分恼怒的是,在双方白热化争讼之际,同业中的杜某等十余人不仅不车站在公所一旁,忽略还联禀起诉业董勒捐出肥己的劣迹,公开发表反对张、任二人向公所挑战”[7]。行会陷于这种失望的处境,在过去是很少看到的。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到民国时期,行会的传统权威更进一步受到风化而遭遇挑战。当时,一部分外国人在华实地考察时也显著感觉到这一情况。例如1919年美国商务官员阿诺尔德出版发行的《中国商业便览》一书写到:“在中国,竞争尚能正处于极为旧式的状态,行会成员以高于规定的价格背叛产品的情况再三再次发生,回应,行会实质上已不有可能避免”;派驻广东的美国领事也说道:“由于行会拒绝其成员使用完全相同的工资和价格,大多数行会成员甘冒被行会免职的危险性,秘密地违背行会的这些规定”;日本学者在北京展开实地调查后,某种程度说明“由低价背叛所引发的同业之间的纠纷是很多的。绸缎洋货行、药行、烟草行、制鞋行,如果问到纠纷之事,首先都会所述这种竞争所引起的”[8]。类似于的现象,在其他许多地区也是屡见不鲜,实质上已具备一定的代表性和普遍性。因此,晚清时期即有行会被迫在容许约束同业开店等方面有所放开。就一般情况而言,鸦片战争以后,通商口岸的行会虽然对同业行号的业务活动仍有种种约束,但已不如以前那么严苛。较为显著的是外贸行业的行会对其成员的经营规模和经营方式没什么容许,只是对新设行号征税入会费,对各成员行号的营业额展开会计,以便按一定比例萃取经费。因此,新的杨家从业者都可以根据外贸行情的固定翼和自身资力的深浅,随时追加或间断自己的行号,不像以往那样不受行规的容许。如上海茶业中的徐润,自1859年成立绍祥字号杂货茶叶后,随后几年又在温州、上海等地另另设茶栈多家。五金业中的叶澄衷,先后在上海开办老顺记、新顺记、南顺记、可炽钱栈、可炽顺记等行号,老顺记还在汉口、九江、芜湖、镇江、烟台、天津、营口、温州等地成立分号,经营范围还包括五金、煤油、机器、钢铁、洋烛、食品等多种进口货物。这种情况也并不少见,例如与叶澄秉相近,周舜卿最初在上海成立升至吕铁行和震昌五金煤铁号,随业务的发展后又在上海、汉口、无锡、苏州、温州、苏州、常州等地成立10余家分号,经营范围也不断扩大到油麻、杂粮的出口[9]。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上述这些事实都解释,行会在近代遭到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其传统的经济功能与起到在实践中已很难像以往那样获得实施。面对这种境遇。即使行会想要坚守过去的行规也无济于事。正如有的学者所认为的那样:“从总的方面看,手工业行会的规章从形式到内容都早已和正在再次发生着或虚或贞的变化。行会最基本的避免竞争的职能早已无法继续执行,行会成员用于工徒的人数早已突破了以往的限额,对生产的容许亦已放开。一些地区的行会对会员的生产额早已无法加以任何容许,每一手工业者只要不高于同业公会的定价,可以尽可能生产。尽可能出售,……即使以高于行会的定价展开竞争,行会纵想干预,也多半心有余而力不足。”[10]于是,一部分行会被迫渐渐顺应时势,或被动或主动地对行规展开了改动。在近代中国,尽管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一波三折,但其总体趋势是商品经济日益繁盛,市场竞争也曰趋白热化。尤其是甲午战争以后,外国资本主义的侵略更进一步加剧,从而被迫工商业者为了存活和发展,被迫冲破传统行规的束缚,想方设法推陈出新。更加不利的是,这种白热化的竞争不仅来自于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内部,而且还必需随时应付外国资本主义的强力敌视和断裂。相比较而言,外国资本主义一般都是资本更加实力雄厚。

中国传统行会在近代的发展演变

技术与管理更加先进设备,再加通过不平等条约而拥有种种特权,在与中国民族资本的竞争中往往正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民族资本的发展由此而恣意阻碍,困难重重。行会如果一如既往地用陈规陋俗对同业加以容许和约束,只不会使同业正处于更加有利的艰苦处境,在与资金与技术都十分先进设备的外国资本的白热化竞争中败下阵来。这也是行会在近代遭遇的两难困境,并促成行会自身被迫展开变革。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回应。许多行会实质上有数切身感受。一些行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只有扫除传统的壁垒森严,牵头同业,才能利用团体的力量与外人竞争,抵挡外国资本的扩展渗入。例如清末的上海水木业公所已意识到自身的这新职能,指出“拥立者,博爱之原素;而团体者,博爱之妙用也。今之公所,非团体之机关部乎”?过去公所专门从事的慈善事宜,只是“团体之余绪,非团体之精神命脉。精神确有?在捍御外侮,而珍惜其同类;命脉确有?在牵头心志,而切劇其智识材能”,其目的是“共求吾业之磨练而繁盛,以之对外则优胜者,以之竞争于世界则存活,而拥立之效果始成”[1l]。这似乎已在相当大程度上转变了传统行会轻在容许同业的功能。到清末,还有些行会感到势孤力薄,迫切希望超越行帮和地域的壁垒鸿沟,牵头各业力量以与外商竞争。1908年,湖南旅鄂商人将汉口湖南会馆改回商学会,具体回应:“外人商务之竞争,转瞬万逆,逼不容待,又何能以一陂一障之低力,当此汪洋巨海之潮流乎?故欲言竞争,当从商务杀掉,更当从汲汲以普及于一般商人之学会杀掉,不容急也,毋庸疑也。”由此可见,此时有数行会不仅不害怕竞争,而且主张牵头一起与外商竞争,“老少社会阶层之商人,不准结众多团体”,“考究中外商业竞争之所以然,以便预为改进变革”[12]。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关于行会制度在近代工场手工业和机器工业蓬勃发展之后的分解成与衰败,有数学者展开了分析和阐述,但也不存在着一些有所不同的意见。早期西方学者如玛高温、马士、甘博尔等人的成果一般都指出,晚清和民初的行会依然需要在相当大程度上强迫同业者遵从行规,还包括产品价格、工资和劳动条件、招生徒工的数量等方面的规定”[13]。但后来也有学者明确提出了有所不同的意见。刘永成指出,清代乾隆以后行会即已开始分解成,“标志着行会开始分解成的最重要特点,是大量的会馆向公所的改变”。转入近代甚至到民国,之所以还不存在着行会制度,是因为这种分解成有一个较长的过程”[14]。不过,彭泽益指出此说所举的例子,如苏州武林会馆改回杭线公所等等,都是清末的事情,无法作为乾隆年间行会“分解成”标志的论据”[15]。从有关史实看,说道清代乾隆时期行会制度已经常出现分解成或许太早,但到晚清时期行会传统的主要功能与起到受到挑战和巩固,却显然有不少具体表现。另有不少学者更进一步回应展开了阐述。全汉升指出行会在近代的衰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不谋而合根由则既有内在的原因,也有外在的原因”[16]。柯昌基特别强调行会在近代的功能与影响已显著消退。尤其是辛亥革命后,随着民族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行会的势力日减半,只在少数古老的行业里留给了一席容身之地。有些地方的行会即使只得维持。“也是有名无实,没任何实质性的内容”[17]。但这一结论或许过分高估了行会势力的消除,实质上行会的起到与影响在一些地区和行业仍有所不同程度地不存在。彭南生指出,清末民初随着民族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与行业变迁的加快以及民国政府的政策导向,旧式行会逐步解散历史舞台,取而代之新式工商同业公会”[18]。王翔指出工场手工业和近代机器工业的蓬勃发展,是对行会制度的可怕威胁,而手工业行会很少需要的组织起坚毅的抵抗,无法制止自身的衰败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茁壮。但是,也无法说道处在衰败过程中的行会已毕竟不起任何起到。许多手工业行会依然企图对其成员之间的竞争加以种种容许,并在一定范围内和一定程度上充分发挥着起到和影响[19]。唐文权指出苏州商会问世之后,其“起到大大强化,使工商各业公所名存实亡,呈现解体的种种迹象”[20]。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总而言之,绝大多数学者都认同行会在近代面对着前所未有的新形势,遭遇到十分不利的挑战,其起到与影响也开始渐渐巩固。但是,我们也无法几乎坚称有些行会在近代新的历史条件下也一度取得新的发展,只是其充分发挥的功能与起到与以前比起有所不同。因此,要实地考察近代行会的历史命运,除了分析其衰败的一面,还不应阐述其革变趋新的一面,这样才能较为全面地了解行会在近代的发展变化,理解同业公会这一新型同业的组织问世的历史渊源和现实根基。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