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论文

您的位置:主页 > 政治论文 >

规模化和精细化是中国农业发展的基本方向

发布日期:2020-10-17 15:13浏览次数:
概要:由于理论的局限性和实践经验的缺少,中国农业发展虽然获得了相当大的成绩,但并没彻底改变传统农业的特征。城市工业化对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受限吸取要求了中国不有可能如出一辙刘易斯模式构建农业现代化。规模化和精细化作为现代农业的两个发展方向,终将沦为中国农业经营的现实自由选择。   关键词:传统农业;现代农业;规模化;精细化      改革开放以来,以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要标志,中国农业经历了一系列较为顺利的发展时期。然而,由于理论的局限性和实践经验的缺少,中国并没彻底改变传统农业的特征。农业薄弱的基础地位在中国新一轮的通货膨胀中暴露无遗。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信息,2007年,中国居民CPI下跌4.8%,涨幅比2006年提升3.3个百分点,而食品价格上涨沦为夹住价格总水平下跌的最主要原因。2008年,中国物价上涨的势头有增无减,仅有2月份的CPI就超过8.4%,刷新十二年来的新纪录。可以说道,中国“较低通胀、低快速增长”的黄金发展时期早已过去了。农业是食品加工工业的基础,深刻反思中国农业发展的严重不足,不仅不利于彻底解决目前的通货膨胀问题,更加不利于中国农业逃跑契机,很快向现代农业改变。      一、传统农业发展理论的局限性      传统农业发展理论以阿瑟·刘易斯的《二元经济论》和舒尔茨的《改建传统农业》为代表。应当说道,这两大理论都为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改变获取了崭新的思路,对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农业的发展充分发挥了一定的大力起到。然而,理论本身的缺失,十分严苛的理论应用于前提,再加缺少实践经验的适当总结和萃取,很更容易造成发展中国家农业在经历一段短时期的兴旺之后再度陷于衰退,返回那种投入产出的低水平平衡。

规模化和精细化是中国农业发展的基本方向

以《二元经济论》为事例,刘易斯最重要的假设就是农村不存在隐性失业,农业劳动的边际生产率为零或者为负数。在对农业生产没任何有利影响的前提下,农村劳动力可以源源不断地流向城市,特人工业化进程。当农村劳动力流入到一定程度时,农产品产量上升,价格下降,执着利润的动力将促成农民把现代农业的生产要素引入来,从而构建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改变。然而,从发展中国家的实践中来看,不仅是刘易斯的假设站不住脚,刘易斯所叙述的二元经济向一元经济改变的过程也过分非常简单。首先,正如美国西奥多·W·舒尔茨所认为的,农村劳动的边际生产力为于是以,不是零,更加不是负数,因此农村劳动力流入带给的必要后果就是农产品产量和质量的上升。其次,农产品价格的下降完全预示着劳动力流入的开始而开始,并不是有非常宽一段时间的迟缓期。因为相对于较低的农业劳动生产率,工业的劳动生产率较高,即使在农产品产量和质量维持恒定的情况下,农产品的比较价格也不会下降。再度,农产品价格下降所带给的利润,并无法认同把现代农业生产要素引入来。因为现代农业生产要素是多种要素的集合体,其中许多关键性的生产要素具备很长的生产周期。农产品市场的价格波动不足以助长现代农业生产要素的整体引入,取而代之的是减少传统农业生产要素的投放,从而使得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改变功败垂成。最后,考虑到经济对外开放的因素,农产品的进口不足以制止任何农产品的价格上涨和农业生产利润的取得。因此,无论是二元经济理论还是改建传统农业理论,它们都不存在先天的局限性。这种局限性在中国过去三十年的农业发展中充份曝露了出来。      二、中国农业发展不存在的问题      1978年以来,中国农业发展获得了相当大的变革。

规模化和精细化是中国农业发展的基本方向

1985年,在中国具备深远影响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不仅全面铺开,其效应也已开始充分发挥,中国农业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现在,中国农业的发展基本符合了国民经济迅猛发展对农产品的市场需求,农产品的进口在全部进口总额中只占到较小比重,这对于享有13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而言,是十分真是的成就。   然而,我们在看见成绩的同时,也要看见问题和严重不足。总体上说道,中国农业发展面对着两大问题:一是中国农业仍是一个低收入行业,二是农村劳动力向城市的移往受到工业化能力的容许。这两大问题相互交织,相互作用,保持着中国农业投入产出的低水平平衡。必须认为的是,农业的低收入使农村劳动力流入,很大减少了农业劳动力的整体素质,这对主要倚赖人力资本的中国农业现代化造成了可怕压制。极大的城乡收益差距,不仅意味著农村较低的消费和生活水平,也意味著农村的较低储蓄和较低投资,意味著改建传统农业所必须的货币资本和实物资本投放都面对不能解决的现实艰难。然而资金的缺少还不是最主要的,因为在繁盛的金融市场中,只要有非常丰富的人力资本,信用依然需要填补货币和实物资本的严重不足,但为生的低收入才是又让农村本已匮乏的人力资本更进一步萎缩。现代农业必须的不是廉价的较低素质劳动力,而是具备较高教育水平和非常技术含量的高技术劳动者,这种劳动力在农村很紧缺。然而在农业劳动低收入的性刺激之下,不仅有一定技术水准的劳动力南北了城市,甚至具备强健体力的非常简单劳动力也离开了农村,这意味著逗留在农村的劳动力主体是杨家、很弱、病、残,他们无论在劳动力数量还是质量上都不有可能胜任中国农业发展的必须。农产品价格偶然性下跌所带给的经济性刺激,其结果不有可能是现代农业生产要素的投放,而不能是传统农业生产要素的非常简单新增。农产品销售的高价格最后对应着农产品生产的高成本,而不是通过引入现代农业生产要素降低生产成本,提供更好的农业利润,从而使农业生产转入良性循环。   如果说,为生的低收入为传统农业的现代化生产了极大障碍,城市工业化采纳农村剩余劳动力能力受限,则使传统农业保持的低水平平衡取得了适当的外部条件。不受工业化产品市场容量的容许,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中国城市的发展遇上瓶颈,城市产业结构的升级更进一步指出依赖城市工业化来几乎招揽农村剩余劳动力是不现实的。在这种情况下,民以食为天,廉价的劳动力大军盘据在农村,也就为传统农业的沿袭获取了最差的土壤。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里,尽管中国的农业机械总动力有所增加,但中国农业的规模经济效应并没表明出来,更加没表明出有中国农业机械化的强劲竞争力。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