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论文

您的位置:主页 > 政治论文 >

我国职业体育产业进程的管理瓶颈分析

发布日期:2020-07-16 05:03浏览次数:
[概要]制约我国职业体育产业可持续发展的管理要素主要展现出在政府权限过大,单项协会功能变质,且管理疏于;法制建设迟缓;经营模式不合理;联赛产权不明;竞赛演出市场不兴旺。

我国职业体育产业进程的管理瓶颈分析

因此,不应在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上加以创意,强化政府对职业体育的宏观调控与管理;实施体育协会实体化,充分发挥体育协会自我管理功能;完备职业体育的法制建设和规章制度;具体俱乐部性质和产权,创建现代化企业制度;创建产权清晰、独立国家的职业联盟,展开公司化管理;采行切实有效的措施,大力培育与发展壮大竞技演出市场。   [关键词]职业体育;俱乐部;管理瓶颈      一、前言      职业体育是我国体育产业发展的核心和重点自由选择。我国职业体育市场虽然经过多年的培育,但未构成可赢利的运作机制,大部分俱乐部亏损经营,依赖企业集团的投放保持运转。有学者对我国21家高水平职业体育俱乐部的调查结果表明,有47%的俱乐部相当严重亏损,O.5%有亏损,31.5%基本持平,另有21%有所盈余。白喜林等人对我国21家男子职业篮球俱乐部的调查结果显示,有10家俱乐部没积极开展经营活动,占到总数的47.6%;90%的俱乐部无法做自我约束、自负盈亏。何志林等人调查了10家足球甲级俱乐部的经营状况,盈余的有2家,大约在100万元左右;亏损的有8家,最多亏损额约1500万元。近年来,广东佛山、武汉雅琪、沈阳万达等先后解散足球甲级联赛,将俱乐部出售出让。到2001年初为止,已先后有28家企业解散甲级足球俱乐部的经营。   总体说来,目前我国职业体育的发展仍归属于初级阶段,还很不成熟期,职业体育俱乐部管理的现代化水平尚待提升,各种关系有待于理顺。从前几年的假球、黑哨风波、棋士及羽毛球等产业的中途早夭,到2004年的中超足球罢赛,CBA的踯躅不前,到诸如全美篮球协会中国赛事的国外赛事推展与优势产业扩展,再行到2005年的深圳足球俱乐部的“迟尚斌”事件和球员的两度谏训,以及天津立飞、湖南湘军等俱乐部的球员谏训事件,等等,都充份暴露出了我国职业体育的经营面对危机,还不存在着市场发展不平稳,产品质量不低,产权不明,权责不具体,监督机制不完善,涉及利益主体关系过于协商畅通等问题。      二、我国职业体育发展的管理瓶颈      1.政府权限过大,单项协会功能变质,且管理疏于。我国当前的职业体育管理的组织具备较强的行政色彩,实施高度集中的政府管理体制,决策权高度集中于体育总局和各项目管理中心。它忽视了各单项协会、俱乐部的自律决策,过分特别强调各体育的组织和个体继续执行指令计划的责任和义务,忽略了他们自身产业生产者的身份,忽略了各体育的组织和个体在微观体育管理决策上的权利和利益,忽视了他们在微观决策中的主体地位。社会群团组织、体育实体机构(如俱乐部等)一道拒绝接受着国家体育行政机构的横向管理,而在实践中他们的利益往往被忽略了。这样就使得体育管理宏观和微观决策的有机联系受到影响。   国外职业联赛完全都是由职业联盟操纵。职业联盟的最低权力机构是继续执行委员会(如NBA),或者是由各职业俱乐部的代表构成的代表大会(如英超联盟)。联盟的核心机构都是由各成员俱乐部的所有者或代表构成,对联盟的根本性事务展开协商和投票表决;充份考虑到各成员的权益,管理半透明、公平民主、利益分享、风险承担,构成经营的整体。   我国由于历史的原因,俱乐部原本都是政府投资的专业队,比赛均由竞技体育司和项目协会管理。现在举行职业联赛,联赛的的组织和管理者为各单项协会,而各单项协会则与国家体育总局项目管理中心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运动项目管理中心是国家体育总局辖下的事业单位,负责管理所下辖项目的行政管理。因此,单项协会实质上被彰显行政管理职权,扮演着“二政府”的角色,采行行政管理的手段。   在国外,比如英国或是瑞典,政府体育行政机构与体育联合会、体育理事会以及地方体育联合会、体育理事会之间都不是上下级的隶属于关系,而是互相独立国家的“伙伴关系”,政府只做到自己首府范围内的事,绝不干预社团的明确工作。我国虽无法几乎构建这种状况,但不应大力向社会化方向发展。   单项协会既负责管理本项目的普及、提升和国家队的建设,又专门从事常规赛事和职业联赛的管理。在项目市场管理方面,既制订政策法规,又专门从事明确经营活动,“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由于负责人和主要成员由国家体育总局任命,并非由各会员俱乐部的利益代表构成,在运营过程中,协会不一定能像职业联盟那样几乎车站在俱乐部和联盟整体的利益上展开经营管理。男篮甲A和足球中超的一些俱乐部的投资人拒绝正式成立职业联盟,就体现出有职业联赛管理方面有不协商之处。

我国职业体育产业进程的管理瓶颈分析

  我国职业体育管理部门也颁布实施了大量行业规章制度,对许多不道德展开了限定版,但这项工作仍正处于初级发展阶段,还不存在诸多问题。有些问题没牵涉到到,有些条款不过于合理,有些条款某种程度也因涉嫌违反法律,如运动员加盟的人民银行制度就因涉嫌违背《劳动法》。      2.法制建设迟缓。职业体育俱乐部是市场经济的产物,而市场经济的实质是法制经济。目前我国职业体育俱乐部的法制建设相比之下领先于发展的拒绝,规范化程度较低,行政管理劣,政治性强劲。具体表现在如下两方面:   第一,俱乐部内部管理制度不完善。俱乐部内部人员职责不明,没长时间行使权利机构的职能,体育局行政会议替换俱乐部或企业摘得一切的现象经常不存在。俱乐部董事长、总经理的权利过分集中于,仍延用专业队的一套制度,经营、管理、人事、财务、会计学等管理制度不完善。   第二,俱乐部外部经营不规范。俱乐部经营没几乎划入法制的轨道,缺少适当的法律依据,处置俱乐部各种利益冲突与对立时,以政府行政手段替换法律手段的现象显著。政府在有关职业体育俱乐部管理、发展政策等方面仅存在空白,部门规章也并未实施等,将严重威胁职业体育俱乐部的存活与发展。      3.经营模式不舍理,联赛产权不明。职业化改革之后,各单项协会依然按照计划经济的管理模式,以享有职业联赛产权并必要掌控职业联赛运营的方式,按照“路径倚赖”的规律展开资本运作。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与产权制度的创建,样子离他们还有较远的距离。形象地说道,联赛的“腿”早已改革了,各路诸侯早已是在工商局登记的俱乐部的球队了,但是“脑袋”还没逆,还是在民政部门登记的社团法人,是一个非盈利性的组织(non-profit organization),而且只不过体还是掌控部分行政权利的国家体育总局的项目管理中心。这个集事业、企业和政府三种职能于一身的“渐进式改革”的过渡性产物,还没创建起现代产权制度的意识,还没搞清楚足协和投资人之间的关系,以至于分歧日益锐利。   中国的职业体育早已展开了十来年,但有一个基本问题仍然以来被人们所忽视,那就是联赛的产权问题。直到2004年首届中国足球超级联赛俱乐部的部分投资人公开信上奏中国足协,拒绝享有联赛的产权,职业联赛的产权问题才第一次被放在了桌面上来。   在国外,职业联赛的产权很具体,为各俱乐部联合所有。而在我国,联赛产权却很不清晰。项目协会(与项目运动管理中心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其实质上是体育行政部门)以中国职业体育联赛的发起者的身份,依赖其行政权力和长年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构成并沿革下来的权威,掌控着我国职业联赛的经营与管理。以足球联赛为事例。中国足协以其定行政机构的身份,运用行政手段把足球市场的收益向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分配,而且以壮烈牺牲联赛运营主体的经济利益来符合自身(代表政府)对政治效益的执着。由于联赛产权未知,造成了足球运营主体经济效益低落,压制了他们对足球投放的热情。产权不明沦为中国足球产业发展的瓶颈,从而使我国的足球产业发展一直无法踏上良性循环的轨道。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