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论文

您的位置:主页 > 政治论文 >

健全制度与健全文化是当代中国必须跨越的两道坎

发布日期:2020-09-23 15:13浏览次数:
我原打算谈的内容是《中国NGO:精神·处境·愿景》,可是我找到昨天王名老师、太迟福林老师、张景安司长等已把涉及内容谈过了,再说论文集里面有,我就仍然反复。索性我更加扣紧今天分论坛的主题——“中介组织生存环境与规范发展”谈一谈中介组织的生存环境,至于规范发展没有时间就不谈了。我的讲话题目就是“中介组织与制度建设和文化建设”。我主要就是指民间社团的角度,也就是NGO,因为其他中介组织我并没过于多的注目。不过也不要紧,我以为打趣一点,任何的组织,不管是企业、还是非盈利的组织、还是政党、政府或其他什么的组织形式,彻底谈都是个人与个人之间关系的中介,我要谈的也是一些很有共性的问题。对民间社团而言,最关键的环境是什么?我指出是制度环境和文化环境。在此同时我明确提出一个命题:制度建设与文化建设是当代中国发展必需迈过的两道坎。如果努不过这两道坎,那么我们就无法身体健康发展甚至到一定时候就显然无法发展。我主要从三个方面非常简单进行可供大家参照,不一定是原始的。一、为什么说道“制度建设与文化建设是当代中国发展必需迈过的两道坎”?问题相当大,但是我想要荐几个例子就能充分说明问题。

健全制度与健全文化是当代中国必须跨越的两道坎

首先看我们现实社会当中和每一个人生活发展利害关系仅次于最密切的三个部门:学校(或者说教育体系)、医院(或者说医疗体系)、法院(或者说司法体系,还包括公、检、法、安全部门等在内的原始的社会掌控体系)。这是社会最核心的三个部门,按理说也是最能体现一个社会文明水平的三个关健部门:学校不应代表文明,教育的主旨就是传承文明;医院不应代表喜乐,慈济天下,救死扶伤;司法不应代表公正,以维护正义为主旨。我们再行不必和古代对比,也不必和国外繁盛的或过于繁盛的国家对比,因为我想要每个人都能对我们当前现实中这三个部门的种种展现出有切身之疼。因时间关系,我只以医院为事例。我仔细观察甚至是留心过从一般的小县城的医院到北京像北医三院、协和医院等这样全国出名的大医院,感觉并没实质的有所不同。或者说它们所展现出出来的种种缺失大同小异,而在我看来,这都是现有医疗体系的制度背景和文化背景出有了大病的恶果。首先说道制度方面的缺失带给的恶果,还包括医院内乱开方子、随便调高、服务态度劣、效率劣等,还不说道乱收红包,不给竟然你不安心,甚至给了也安心没法,甚至把手术刀回到你肚子里,把女孩子的只想的子宫给割下等等,患者往往不受了相当严重的损害或者无奈却没有办法对医院怎么着,因为医患双方的地位是相当严重流失的,或者说不公平的,患者的权利是得到充份确保的,医疗事故至今基本不不受社会有效地监督,医方至今不对患者分担理应的充份责任,既使赔偿金了,也是低到人价无法忍受之重。这些现象都是不时在我们身边或身上再次发生的。这一切指出医院已不是以病人为本、以医疗服务为本,而是异化沦为一种赚机器,赚到底,但要背离扎根之本而以赚为最低目的,那就很可怕了。这里面我指出最主要的问题首先出有在独占。独占首先又展现出在医院的门坎很高,基本不对民间对外开放,所有的医院基本同属一个体系,不不存在多少实质性的竞争,你基本上别无选择。不论在哪里,不论在哪个领域,只要独占,就必定产生罪恶和变形,产生异化和变态。变形是双向的,不仅对社会导致变形,垄断者自身也被变形。医院改革虽已开始,但总体很不如人意。不确保充份、权利、公正、公开发表的竞争,要想要有较好的服务和态度是不有可能的。

健全制度与健全文化是当代中国必须跨越的两道坎

人们留意过于的是独占其次还展现出为独占方的种种特权,忽略患者权利则得到有效地维护。独占还展现出在它不不受监督,以自己监督自己的“伪监督”替换社会监督。如果无法有效地维护患者权利和完善社会监督机制,意味着对外开放竞争是过于的。总之,这些局面只要不存在一日,就无法确保悲剧和伤痛不出我们身上再次发生,就无法确保医方服务质量会有质的提高。另外有人说道文化是个伪问题,我指出文化因素是必须独立国家分析起的。文化是什么?文化是价值、是规范、是科学知识、是精神,这四样就是文化的核心。制度作为现代社会的主要规范手段,虽然要独立国家特别强调,但它本身就是文化的结果。在我看来,文化对于人类是最显然的。医院之所以不以人为本、不以服务为本,首先上就是价值理念上经常出现了相当严重偏差。另外你碰到现在的医院,尤其是走进医师身边的时候,还包括那些级别很高的名医师,往往不会感觉到他们只是很笨拙、很机械地座在那儿,而且可以深感他们本身在那里也是很无趣、很乏味、甚至有些伤痛地座在那里,实质上许多医务人员本身就很病态、病色的,你从那里感觉将近多少喜乐的心灵,甚至感觉将近身体健康的氛围,更加不要说道许多医院、医师和医务工作者连起码的职业道德、职业精神都就让,几乎就越出有了作为一个医师的底线。但我们往往还被迫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给这样的地方这样的人手里。不告诉各位有何感想,当真我走进他们的时候,不会深感他们身上散发出某种可怕和阴冷的气息。这些问题,还包括企业界较注目的诚信问题等,一方面解释有关人员的精神素养经常出现了问题,另方面更加指出整个社会的文化品质、文化生活经常出现了问题,这和制度不几乎是一个层面的问题,离开了制度的完善化当然是不有可能的,但意味着靠制度否就能解决问题一切问题我是很猜测的。我想要特别强调的是,医务工作者,尤其是医师,也必须有身体健康的生活,必须有甜美和非常丰富的生命,比如艺术生活、公益生活甚至宗教生活等等,甚至必须有慈济天下的情怀和信仰。而这些,某种程度和医家己任之“道”有关,更加被整个社会的精神状况所要求。要改进我们的文化,最少必须从传统的和外来的各种文化体系、甚至各种宗教里面新的吸取精神文化资源。黏合到今天谈的NGO,我更加有切身的体会。因为我在这方面有切身的实践中和感觉。中国的NGO之所以无法成功发展,首先就是被制度上容许杀了。要在中国正式成立一个NGO,按现行规定必需得有一个主管单位,一个北航单位,也就是说你必需得再行去找两个婆婆来管住自己,要不然你就别想要出生于。而能当婆婆的单位本身又被容许到较少而又较少的地步了,而且一般来说都已在相当程度上官僚化(要不然怎么安心让他当婆婆呢?)。我们都告诉,官僚体系的特点,由于其激励机制的问题,往往是不利则弃,有责任就不会尽可能规避。NGO本身大多是公益性质,哪来什么利益上贡呢?忽略推倒有可能给北航单位引来所谓“政治困难”等责任,所以往往你较低三下事费尽心力也去找将近谁不愿来当婆婆。退一步说,NGO之所为NGO,最基本的圣旨就在于它是自治权的,不必须也不应当被管的,为什么非要去找两个婆婆呢?这不荒谬吗?而且低三下四的都去找将近,这岂荒谬中的荒谬?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