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济

您的位置:主页 > 国际经济 >

美国大选竞争激烈 “钱主”选举加剧社会两极分化

发布日期:2020-09-17 15:13浏览次数:
当地时间2015年8月6日,美国克利夫兰,2016共和党总统竞选人举办首场电视辩论,参与此次电视辩论的10个人分别为(左起)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鲁比奥、脑神经外科医生卡森、威斯康星州州长沃克、富豪特朗普、佛罗里达州前州长杰布布什、前阿肯色州州长赫卡比、得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肯塔基州参议员保罗,以及俄亥俄州州长卡西奇。美国总统大选总统大选阶段第一个州投票在即,竞争愈演愈烈,而更为白热化的是各候选人的财力竞争。民主党竞选领跑者希拉里募捐已多达1.1亿美元,而她订下的目标是25亿美元,其党内主要输掉桑德斯也实力不错,已筹得7000多万美元。这还不用说共和党热门竞选者特朗普坐拥100多亿美元资产,还有纽约市前市长布隆伯格于是以跃跃欲试独立国家参选人,考虑到着从他多达350亿美元的净资产中再行拿著10亿美元试水议会选举。美国议会选举更加沦为有钱人的游戏,政治筹款大比拼也沦为议会选举的相同风景。根据美国联邦议会选举委员会官网的统计资料,2016年议会选举至今花费早就过1亿美元,铁定将沦为美国历史上最烧钱的一次。

美国大选竞争激烈 “钱主”选举加剧社会两极分化

然而,在这个四年一度的扔钱游戏中,由于美国议会选举的选举人团制度规则,能起着决定性起到的却并不是全国的选民们,而是少数富豪和财团。美国最高法院2010年裁决,容许商业机构资助联邦议会选举候选人的两党议会选举改革法案的条款违宪。这一裁决造成类似于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这样独立国家运作的竞选的组织发展壮大,少数人靠财富掌控议会选举的现象从地下浮上地面。2014年,美国最高法院更进一步为政治筹款管理规定放开,最后中止美国政治竞选捐助总额的下限,堪称给议会选举回来钱看着了绿灯。纽约大学法学院布瑞南司法中心报告表明,2010年至2015年,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竞选支出中,将近六成来自一个严重不足200人的超级富人阶层。美国议会选举的金钱传说远不止此。尽管美国联邦政府和多达半数的州立法机构规定,独立国家运营的营利性机构必需定期发布竞选活动经费明细。但这一规定并不限于于非营利性的组织,造成政治黑金现象横行。比如去年希拉里就被爆料接到一笔100万美元来路不明的政治捐助,而希拉里又随之揭露共和党阵营不存在的更加相当严重的筹款不半透明现象。钱主议会选举现象已惹来更加多抨击,指出这一政治制度更加不利于美国富人。正如美国前总统卡特所认为的,美国于是以沦落一个寡头统治者的国家。美国副总统拜登也曾否认,政治筹款总是隐含附加条件。《纽约时报》去年10月一份调查报告表明,当时总统议会选举候选人所筹措到的1.76亿美元资金中,将近一半来自158个美国家庭,相提并论这种集中于程度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未曾经常出现过的。这些家庭往往集中于在金融、能源、娱乐等行业。

美国大选竞争激烈 “钱主”选举加剧社会两极分化

美国的富人或财团通过议会选举,在国会和白宫充分发挥影响力,左右政策制定,从而更加不利于搭乘政策的便车累积财富。反之,穷人则更为无法通过手中的投票权来影响政府决策,造成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日益加剧。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新近公布的一份报告,2015年美国中产阶层人口比例首次高于一半,凸显近年来美国中产阶层大大激化的衰退趋势。同时,中产阶层享有的财富比例也大幅度大跌,由1970年的62%上升至2014年的43%,而高收入者的比重从29%下降至49%。美国社会安全性署的数据也表明,美国2014年人均收入4.4万美元,但67%的美国人约将近这一平均线,而收益最低的134人平均值年收入高达8600万美元。被迫说道,这种流失状况实际源自美国议会选举制度的系统性缺失。如果美国无法有效地约束金钱对议会选举欺诈影响力,美国社会恐将更进一步断裂。

微信扫码 关注我们

  • 24小时咨询热线

    24小时咨询热线048-99745434

  • 移动电话17063453826

Copyright © 2015-2020 明升体育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尉犁县海达大楼70号 备案号:备案中 网站地图 xml地图